受个人投资者热捧
中国地方债暗藏风险

(北京24日讯)众所周知,中国股市不适合胆小的人。不过,其他普通资产可能也同样令人生畏。

今年,以往由银行独占主导的中国地方债市场面向个人投资者开放。随着大范围刺激政策的开展,中国这么做有一个有力的动机:需要有人买债来为此买单。

美国也试验过这种模式,约有一半地方政府债券由家庭持有。这些资产被认为超级安全,甚至可以闭着眼睛不用去管。当然中国也可以效仿发展类似体系,也或许是想想而已。

中国一直在想着如何盘活散户的资金。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早在2012年就提出这一设想,认为地方债可出售给当地居民,可构成地方政府债务体系的约束。不过以前任何想要吸引广大个人投资者的努力都不曾取得进展。

今中国已打开闸门,计划今年发行2.15兆元人民币(约1.34兆令吉)的专项地方债,以为基建项目融资,这一规模高于2018年发行的1.9兆元人民币(约1.19兆令吉)。

根据新规,无需投资经验也能购买地方债,但前提是债券的评级达到AAA。

由于几乎所有地方债都有着靓丽的评级——除了内蒙古等情况不佳的个例,所以实际上任何人都能够投资。最低认购额度仅为100元人民币(约62.5令吉)。

散户们于是掀起了疯狂的投资热潮。北京市发行的5年期3.25%地方债被一抢而空。宁波市发行的3年期债券票息为3.04%,仅比2.75%的基准存款利率高出29个基点。

不过,有些方面值得注意:

首先,不是所有地方债天生都一样,虽然在市场看来没有差别。财政部对新发行的地方债要求非常严格:建议各地政府新债发行利率仅高于同期限国债25-40个基点,有些地方定的利率更低。

比如北京最近发行的10年期债券票面利率为3.33%,仅比同期国债高出18个基点。而天津地方债的票面利率为3.39%,仅高出6个基点。

然而,北京和天津的财政状况有着天壤之别。去年北京税收收入增长了6.5%,达5790亿元人民币(约3618.75亿令吉),约占其总现金流入的73%。而天津的税收收入却下降了8.9%。

为避免这种财政差距爆发大范围问题,财政部采取间接办法:对于出现问题的地方债,当地将不能举新债。

没有政府明确担保

更令人担忧的是,所有这些所谓的专项债都不包括在市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之内;换句话说,这种债券没有政府明确的担保。

从理论上讲,标的项目的现金流可以覆盖本息支付,因此这些债券的信用状况独立于当地政府的财政状况。

部分新发行的地方债建立在美好假设之上。以山东省为例,该省向个人投资者刚发行的2.2亿元人民币(约1.38亿令吉)票息为3.8%的地方债,资金用途为某县城乡村基础设施建设。

省政府将通过拍卖该县土地来向债券持有人支付,预计土地价格未来五年可每年增长6.4%。而中国小城市房地产市场供应本已饱和,这一计划着实听起来有些“宏伟”。

最近中国知识分子们一直在讨论“财政联邦制”,即地方政府应有权收取和支配税收收入。而当前中国的资金流向恰好相反:市政府要费劲力气创造税收,然后上交给财政部,再由财政部决定如何分配。

如果没有慷慨的财政划拨,即便像北京这样富裕的城市也会入不敷出。这就是为何敢买地方债的人得有信心国家会一直派发大礼包。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在谈论财政改革,但却鲜有动作。因此在真正的市场力量占据主导之前,个人投资者最好还是离家门口的这种投资远一点。

作者:Shuli Ren(彭博专栏作家)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