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应与世界“接轨”/谢诗坚

在确定东海岸铁路复工后,马来西亚又有一项大计划有待解决,那就是隆新高铁。根据马来西亚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本月16日表示,目前并不急于兴建隆新高铁,因为承建这项大工程所需投入的资金高达1100亿令吉,而不是较早时所宣称的造价550亿令吉。

还有,建造隆新高铁将使到两地往来的乘客仍需花费90分钟,与飞机所花的时间只短半小时;除非整个飞行行程需要2小时到6小时的时间,就值得投资。



不过,这种比喻也是太过超现实了,幸好马新双方已达成协议,推迟两年再商议建高铁事。由于新加坡方面已动工改造,因此,马方经商议后,须向新加坡作出补偿金达4513万令吉。

至于这座长达350公里的高铁会否在两年后开工,或有所变化?谁也不知道。因为马新两国尚未招标,也未肯定是交给中方而不是日方。不过,依照中国方面承诺提供550亿令吉的贷款,也就会使中方占较有利的地位。

马方掌握主动权

既然马方还有时间作思考,意味着主动权掌握在马方手里,只是马新两国协议是否可以“作废”或“改变”就不得而知了。



可是,马哈迪的言论又是让人遐想和带有不确定性。首先他认为应改造铁道的电气化和双轨道,正如从巴东勿刹到森美兰的金马士的铁道已是全面电动化,也有了双轨道;一旦从金马士到新山的电动双轨列车在2021年完成,则西海岸的铁道就达成现代化了。

若再加上东海岸铁道也是电动化和双轨的工程,因此,西马的东西海岸的列车就可以加快速度和节省时间了。

对此,马哈迪似乎意有所指,可能在将来高铁会从新山穿过槟城再到马泰边境。

当被问及新加坡是否同意高铁延伸到马泰边境时,马哈迪说对方还在思考隆新高铁路线。

我们不知道马哈迪所说的改善当下列车的电动化和增设双轨是否可以达成如同高铁的时速(每小时320公里)?如果不能,又将如何让马新的高铁向泰国、缅甸、柬埔寨、寮国及越南的高铁接轨?

根据我们所知,马来西亚的铁轨宽度与东南亚一样,属于1000毫米窄轨,但与中国及欧洲国家的不相同(1435毫米宽轨),而印巴的铁轨是1676毫米阔轨。因此,相关国家的火车如果要从本身的国家越入另一个国家,它就需要另装一种宽度的齿轮作自动调整,这就需要投下更大的成本。

既然被称为“跨国轻快铁路系统”,属于现代化的智能列车,其造价是否可以大大减少?就不得而知。

再者,复苏东铁计划也不意味着可以放弃隆新高铁,毕竟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功能也不一样。一个是将马六甲海峡和南中国海通过东铁衔接起来,既可使东海岸繁荣及人民受惠,也可以加强中国所需要的甲海峡和南海的安全性,从而保护中国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尤其是改善巴生港和建造马六甲皇京港后,更突显东铁的重要性。

另一个也被称为“欧亚大陆桥”的高铁工程,是将东南亚国家与中国的城市连接起来,再从中国穿越相关国家直达欧洲及地中海国家和西亚国家。

这就涉及隆新高铁也必须与其他国家的高铁可以媲美(至少在设备及速度方面要差不多一样)。

从这样来看,马来西亚要成为世界的先进城市之一就要在基建上痛下功夫。如果东南亚其他国家能意识到高铁的重要性,而不惜下本兴建,马来西亚又有什么理由拒绝进步和现代化呢?

既然马哈迪暗示新加坡若未积极反映将高铁伸向马泰边境的必要性,也就会出现所谓从新山到马泰边境的大陆桥了;值得注意的是,甚至连槟城也成为其中一个通道。这更是马来西亚人民都乐见马中一家亲和关系水乳交融的纽带。

以此观察,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不会制造债务陷阱,而是有条件地协助周边国家在基建上赶上时代。

无论如何,我们认为一带一路经过6年的考验后,应是朝向民间发挥力量的时刻,让大多数人认识到“一带一路”的好处,而不是如美国所说的是外交陷阱。对此,不妨问问不亲美也不亲中的马哈迪,他或许能告诉我们,未来的亚洲谁主浮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