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好心的安心事件/郑喜文

安心事件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

苏格拉底让几个学生去果园摘果子,挑自己觉得最好最大的来摘,条件是只能摘一次,走过了就不能回头。

于是有的看到好的不敢摘,怕后来还有更好的;有的一看到好的就决定摘了,很快却又后悔了;有的摘了,却在遇到更甜美的果子时,决定偷偷把它吃进肚子里……它的名字,叫禁果。

这游戏的名字,叫婚姻。

安心事件看似落幕了,但对涉案的人来说,噩梦才刚刚开始。

如何在被他人揭发如此隐私之后继续在众人的显微镜及标签下过活?如何与戴上了有色眼镜的枕边人共度余生?

最让人难堪的是,在独处的时候,你怎么看待这个“安守本分三十年无人知晓,出轨一次即人人喊打”的自己?

其实,并不是每个人出轨的下场都如此狼狈,我就认识一友人在婚后遇到更合适的已婚对象,在被抓包之后各自离婚,再与对方共结连理。狠不?

承担不了后果最好别做

人人都在追求快乐,那是爱自己的行为——这年代,对错已经不重要,这么大一个人,其实想做什么都可以,如果你可以承担那个后果的话。

如果承担不了,你最好别做。

想想,古天乐在窜红之前,也曾被女友甩过,换言之,即使你条件再好,也有被替代的可能;当你在有了另一半的同时继续寻找“更好的她”,你是否有想过其实你的另一半也一定会遇到比你更优秀更有魅力的人?

我还在这里,不是因为我无处可去,而是我选择留守在这里。

安仔确实毁约了,于是他招惹许多“还没”毁约的路人甲前来臭骂他。

你还没毁约,是因为你曾经拒绝过,还是你没有那个毁约的机会?若是前者,那是否表示你下一次、以后、每一次、永远,在宇宙爆炸毁灭之前都可以坚定的拒绝每一个妙龄女子主动又强烈的攻势?

承认吧!男人在这方面有多少能耐,大概连神父都不敢夸下海口。

比留言更恶心的,是一连串马后炮的揣测,那些唯恐天下不乱,依靠煽风点火甚至是摧毁他人而抬高股价的八卦,真让人厌恶至极点。

这娱乐圈的风波看似滑稽,却因着马国明和郑秀文天使般的豁达和宽恕而让剧情演变得像副刊的文章那般深刻、内敛,神圣得像天上那道光一样,刺眼得让人无法直视,却又疼出了眼泪。

放过他们吧!路人甲们。

我们与恶的距离有多远,就看你要与善保持多近的距离。

承认吧!男人在这方面有多少能耐,大概连神父都不敢夸下海口——你只能做的,只能是减少让它发生的可能性。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