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杜兰大学毕业生/周若鹏

20年以后突然有人发现,咦!为什么KLIA不在KL?这个“问题”,不只我们没发现,外国人也没发现,这多么可怕啊!飞机就这样起起落落,在一个“改错”名字的机场,难道不会出事吗?

幸好睿智的邓章钦终于发现了,开会时提出KLIA应当“正名”,改为雪邦国际机场,因为世界各地机场多以所在地命名;网民则说,那是SIA。

对这件小事,我的反应是很大的(中国有都兰县,美国有杜兰大学,只是随便说说)。请问雪隆居民,谁记得梳邦机场的新名字?谁记得怡保路的新名字?隆市政厅在5年前改路名,但至今大家还改不了习惯,那为什么还要易名呢?市议会的动机是什么?对市民有什么好处?

你叫得出市长的名字吗?很可能叫不出,因为这里不像美国、台湾,市长不是你选出来的,而是一个让党人颐养天年的差事。

间接推动新加坡旅游

不过,既然肩当重任了,总得做点流芳百世的壮举,想不到能有什么可举,就改几个名字叫全民麻烦,请你们去都兰旅游,你就记得我了。抱歉,我还是不记得。就算你几乎换掉了亚罗街的名字,我也不记得。

亚罗街,一个在全球旅游指南频频出现的名字,居然也有人会敢把名字换掉,这些人必是杜兰大学毕业的。马来西亚在全球旅游榜上算老几呢?有必要这样和全世界的旅游资料和旅客过不去吗?本来慕名而来的旅客,却发现名字不见了,搞不好找不到地方便败兴而归。

KLIA的名字比亚罗街更广为人用,硬换成SIA搞不好只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促进新加坡旅游业。你觉得雪邦比较红,还是新加坡比较红?况且SIA正好是新航缩写,本来要来马来西亚的旅客都不小心搭新航去了新加坡。

若从雪州立场出发,希望更多人知道雪邦这地方,那无可厚非。可是,一换机场名字,就要换无数个告示牌、路牌、文书、宣传品等等,等于挑战全世界20年来的习惯。要扬名立万,总有比麻烦全世界更好的做法,不必学隆市政厅。比方说,槟州长期办乔治市文学节,向来受各国文学精英赞誉有加;雪邦的特色是什么?只要发掘与发扬,便可闻名于世。不然,旅客在SIA降落了,还不是匆匆往KL奔去?

幸好这个换名字的提议并没有正式提交到交通部。求众官老爷行行好,不要没事找事,不要解决不存在的问题。要颐养天年的且安静的颐养天年,人民就很感谢你了。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