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全挤小路摆档引不满
小贩盼重规划档口

(巴生20日讯)巴生市议会日前正着手为良木园早市进行规划,惟缺乏沟通,欲将小贩全挤在一条小路摆档,引发商家与早市小贩不满,吁请当局听取民意后,才重启规划。

上述每日开市的市集,在有关地点经营至少35年,是该区兴旺市集之一。



近数十年来,该市集也吸引一些非法小贩到来经营,以致原本只有一排商店及后巷的市集,逐渐扩散至第二排商业区。

小贩建议市议会在规划档口上,或可考虑将该路段大沟封盖,加宽摆档地段。
档口重新规划后,小贩或受限使用摆档的格子。

尽管如此,在各有各做的情况下,商贩彼此相安无事。

不过,市议会上月突发出重新规划通知,并于日前进行一整个星期的登记工作,旨在合法化小贩之余,也重新规划摆档地点。

没考量业者需求

不过,小贩反映市议会的规划欠缺考量业者的需求,而且,光是规划一条路为市集地段,也无法容纳现有的小贩档口,尤其若市议会有意将业者都合法化经营。



林先生(64岁,糕点销售业者)

集中点狭窄

目前,斯兰必29路(Jalan Selampit 29)档口仅集中在中间一段的餐饮业店铺,相对之下,两旁商店区并未摆放档口。

然而,根据当局目前已划定档口格子来看,相信未来市议会将把一些档口迁移至此,让该路段变成主要市集中心地带。

我在此摆档近10年了,如果市议会确定把我所摆档的这路段变成集中点,相信会很狭窄,毕竟有关路段本来就不是很宽阔,肯定会引起商家和小贩的不满。

谢利兴(50岁,杂货业者)

带来各种不便

我在此营业已有20年,如果市议会一意孤行,把大家集中一条路段来摆卖,肯定带来各种不便,包括有关路段属于大路,非常危险,而且也没有停车位供小贩停放车辆和卸货等。

市议会日前主要来检查执照,了解业者是否列在执照名单内,不过,我们是希望当局重新规划,让非法小贩合法化之余,最好不要搬动现有小贩的营业地点,好让我们继续在现有地点作业。

巴生市区流动小贩公会主席叶金发

没有征询民意

近年来,市议会在规划档口时,皆没有征询民意及与公会商讨,以致状况连连,尤其引起业者的不满。

他说,市议会在规划档口应一视同仁,如果能给班达马兰早市小贩盖凉棚,理应也该给良木园早市小贩一个舒适的摆档地点,就以迁移到斯兰必路而言,既然道路狭窄,或可考虑将大沟封盖,加宽摆档地段。

有关规划不只是引起小贩的不满,也让有关路段商家感到不悦,因为档口将直接影响他们的生意,我们希望市议会规划前,都应与市民,尤其小贩公会协商,以找出一个双赢的方案。

陈先生(62岁,首饰销售业者)

再申请合法化

我属于非法经营小贩,在此摆档2年,2017年曾申请合法化,结果遭拒绝,如果重新规划档口,我也再次提出申请。

我本来在店内摆卖,但店铺易主,新业者不愿再租借档口,惟有搬出来街边摆档,每次都会遭市议会执法人员取缔,一次罚款为150令吉,赚来都不够吃,如果可以合法化,当然是最好不过。

苏永强(销售中药材)

没地方上卸货

我们在此摆档多时相安无事,如果强制规划及把我们挪移到前方狭窄路段,或给我们带来上卸货问题,尤其该路段根本没有停放车辆的地段。

我们不希望被迁移,因为斯兰必29路太窄小了,根本就不足够摆放档口,更不用说停放车辆了。

叶金发抨市会小贩管理开倒车

叶金发抨击市议会,在小贩管理上,不仅闭门造车,甚至还有开倒车之嫌,比如民主行动党党鞭黄智荣公布小贩销售执照问题的陈年老问题,为何不尽速采用记名、照片及档位的执照卡来解决问题呢?

他说,有关方法多年前就被提及,即获执照的小贩,必须在摆档时刻,带上执照卡,内附名字、个人照片、档口位置和档口数量等资料,一旦执法人员前来查询时,若发现违规,就立刻记名、开出罚单,甚至吊销执照等。

好方法至今不获推行

“尽管此方法多年前被提出,但市议会就因不时调换官员及市议员,以致好方法至今都不获推行,如今,老问题重现,现有市议员却也无法提出有效方案来解决问题,更不堪的是也不愿意与公会协调及合作。”

他指出,八打灵再也市政厅老早使用有关方法来解决问题,甚至严格至孩子或太太帮忙守档口都不准,只有持有执照者,才有资格摆档。

小贩希望市议会继续让他们在小巷内摆档,毕竟路段宽阔舒适,也没有引起交通问题。

“另外,巴生市议会也有允许档口业者易名换主的合法程序,不过,根据合法作业,小贩之间只需要找村长或市议员,证明现有业者因某种原因,包括病、老等,需要将档口转换其他人经营,比如儿子或员工等,那么在这些父母官见证下,市议会将允许易名。”

他说,可惜,有人以此为漏洞,让“跑腿”得以出来找吃,向小贩业者收取500至1000令吉的费用,协助档口业者易名,从中也让档口变卖活动猖獗。

“我希望小贩不要接受类似的易名方式,毕竟易名实际无需花上一分一毫,如果他们面对档口易名问题,可以请公会协助处理,无需缴付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