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了位置,换了脑袋?/章龙炎

有关稀土提炼厂的课题,我向来就不会去反对。不去反对,因为我是根据自己了解,知道稀土提炼厂并不是如一些“绿色组织”甚至将之与核电厂相提并论,危言耸听。

我认为,这课题有必要以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来理解,而不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甚至因为无知而被误导。



过去曾就此课题写了几篇评论,抨击这些绿色组织与其领导人,是赤裸裸的以党派立场搞非政府组织,有政治意图至为明显。

华社作为一个以注重教育为傲的族群,很可悲的却是反对稀土提炼厂莱纳斯最激烈的族群。这难免让我联想到,华族较其他族群注重教育,但是在科学方法教育方面,却近乎一片空白。

至少,如果稀土提炼厂与核电厂的风险差不多,应该要求那些说稀土厂的辐射会杀人的人士拿出真凭实据,而不是以“国阵政策”害人或者把稀土提炼厂肯定有害取代科学证据。少数试图以科学向华裔同胞解释的,都被围剿。

持平而论,敦马哈迪医生那时也不反莱纳斯,现在也没反对。现在他再度任相,我看到许许多多“欺善怕恶”之人士的真面目。



反莱纳斯有名无实

让我感到非常失望的,是一些佛教界的出家人也“参与其盛”—是的,我是佛教徒,无法理解为何出家人在此课题上“不求甚解”,而且还替所谓的绿色组织推波助澜,所为何事?

现在形势变了,以前宣传是国阵政府祸国殃民,不顾人民死活,让莱纳斯运作的人士,现在只能在一个小角落里告诉大家“反政策不等于反政府”。以前可不一样了:反莱纳斯就等于是反政府,不需要掩饰,也不需要扭扭捏捏!

以前反莱纳斯是为正义,现在有名无实、虚假的反莱纳斯,依然是正义?

在我看来,这些人在国会外是“示弱”,实际上也羞辱那些以前轰轰烈烈参与“绿色运动”的群众—对不起啦,我们上岸了,不能跟以前一个样儿,不符合我们现在的身分呀!

“绿色英雄”应坚持

不是吗?如果稀土厂真的与核子发电厂无异,与30多年前红泥山亚洲稀土提炼厂有一样的祸害是有科学根据的,并不会因为改朝换代后而改变。如果可以改变的话,这还算是个事实吗?

按理,那些因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而听信“绿色英雄”黄德的人士,还是要坚持真理,而不是静静。难道他们现在不把下一代的前途放在眼里了?或者知道被骗了,但是因为面子问题而静静,或者是等待来届大选给予这些骗子教训?又或者,他们可以自我安慰一下:反莱纳斯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国阵倒了?

整个莱纳斯课题为我们带来的第一个启示是:某些有心人士,把“绿色运动”当跳板,制造假议题。第二个启示,绝对不要相信人民眼睛是雪亮的这句鬼话,而要相信人有知的权利,而不是被骗的权利。第三,奉劝华人不要再以“最注重教育的族群”自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