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哈迪还能在主流媒体出现/江振鸿

希盟在最近的三场补选三连败。

败因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因为人民不满希盟政府没有兑现竞选承诺,有人归咎于希盟政府无法解决人民当前的经济及生活费高涨问题,有人责怪合作的巫伊两党大打种族宗教课题。



而最令我感到惊讶的是在一个网络论坛上,一名希盟议员竟然认为有选民无法了解希盟中央政府的一些政策。

在3·08之前,当时的反对党说执政党掌控了国内主流媒体,因此反对党的声音长期在这些主流媒体绝迹。

在3·08之后,依靠网络自由媒体来突围的反对党,在执政了槟城及雪兰莪州之后,更是以中央执政党掌控了国内主流媒体为由,而分别成立了本身的媒体平台,包括槟州的《珍珠快讯》及雪州的《今日雪兰莪》和雪州网络电视(TV Selangor),以便得以向人民传达关于州政府的各项资讯。

应杜绝极端言论



5·05大选因不获得乡区马来选票的支持而问鼎中央功败垂成,反对党说这些乡区选民基本上都是从中央执政党掌控的主流媒体,包括国营和第三电视台,及由执政党老大巫统掌控的《前锋报》获得一切外来资讯,所以反对党无法攻破这些选区,因为来自反对党的声音和资讯无法让这些选民有所接触。

但是,5·09改朝换代之后,却竟然还会出现一些选民无法了解中央政府政策的现象;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金马仑高原补选时所发表的回教徒投选回教徒领袖之论,也仍然可以出现在主流媒体上,这可见得摇身一变成了中央执政党的希盟, 似乎没有好好利用能掌控主流媒体的这个优势。

当然我所谓的掌控主流媒体,并不是在大家刻板印象中那种所谓在主流媒体上完全封锁反对党的任何资讯及声音、并不允许有批评政府的声音存在的做法,而是确保那些拥有极端宗教与种族主义情绪煽动和炒作成分的言论及资讯,没有在主流媒体上存在的空间。

就算是希盟政府自持改革者身分,想打造媒体自由和言论自由的环境,不想延续过去掌控主流媒体的手段,也至少应该能在主流媒体上以符合多元社会的价值观来掌控或引领舆论,去迅速反击或反驳这些煽动和炒作(希盟当年在网络媒体犹入无人之境的舆论宣传大军及人才如今何在?),而不是像目前般,任由蔓延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