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三连败/叶行

晏斗补选,希盟又败了,加上过去金马仑及士毛月两场补选失利,希盟至今已是三连败,对我国向来补选普遍有利执政党的传统,实属罕见。

5·09以来,希盟政府共经历了7场补选,成绩是4胜3败,有人认为是不过不失,但是,晏斗14个投票站,希盟只赢得1个,输去13个,包括华印选民混合区,其中韵味,就耐人咀嚼,值得一提,是此次的投票率高达79%,不少外地工作的年青人,都特地回乡投票。

有人认为,晏斗原本就是国阵堡垒区,有这种成绩并不出奇,然而,打从3·08过后,不管是华裔或印裔选民,情绪上都明显倾向了民联/希盟,5·09时,这些支持力量更是创新了高峰,终于一举把国阵拉下马。

但是,在此次晏斗补选,人民公正党全国主席兼候任首相安华,虽然身先士卒劳心劳力,可惜劳而无功,最终还是未能力挽狂澜,开票结果,希盟不单未能拉拢到马来选票,包括年青马来票,更丢失不少华、印选票。

晏斗虽然不过是场补选,成败与否,决定不了州政府命运,更遑论是中央政权,只不过晏斗虽是补选,但也可视为全国民意缩影,4510张压倒性的多数票,已经足够分量让希盟诸公静下心来沉思原因。

禁烟令气跑选票

网上许多希盟支持者,仍然无法接受卫生部严厉的禁烟令,是几场补选失利原因之一,事实确是如此,早前在国阵时代,卫生部就曾经做过项调查,结果显示,马来烟民是国内最大烟族,且年龄有逐渐年青化现象。

或许这也是前朝虽然通过禁烟令,而又不极力落实的顾忌吧。

坦白说,现行卫生部的禁烟令,绝对是项利民政策,但执行的过程与方式,却有待商议,许多烟民反对禁烟令,并不是真的反对禁烟,而是不满政府,没有在禁烟的同时划分出吸烟区。

倘若有人不理解烟民为何会情绪不满,这里有个建议,不妨强制没收或关闭孩子的手机一周,然后看一看他们的反应,其实,烟民大部分都是成年人,心里晓得政府的用心良苦,只是习惯一时改不了,更重要的,没有多少人会愿意接受,因为被外在因素强力逼迫,才来更改习惯。

国内经济无力,物价继续高涨,尽管政府一再摆数据说道理,可是人民有血有肉的切身感受,已经形成先入为主的主观,并不是政府一大堆冰冷数据就可化解,因此,建议官爷们与其坐在办公室里读数据,倒不如扎扎实实走入民间,用心聆听民怨,找出关键所在。

晏斗补选也带出了一个信息,若希盟政府无法有效驯服170万的公务员,无法做到上令下行,做到如臂使指,对希盟政府是危机。

有人以为,此次补选里公务员的“反噬”,其实只是个案,不可一概而论,主要原因是因为近日政府三番四次,挑起有意简化公务员人数问题,让众公务员们心存危机,不得已才作出反击,并非有意与政府为敌。  但不管如何,这批数量庞大的公务员,已经成功向政府释放出信息,若谁想要动他们这块蛋糕,他们就会跟谁过不去,眼下情况是,到底政府是要设法安抚呢,还是要大刀阔斧整顿?

接下来还有一场补选,在东马山打根,希盟是否已经有了对策,确保不会四连败?

叶行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