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亟需目标清楚的雄狮/蔡元评

今年初,国际政治悄然生变。先是“一带一路”冲破欧盟藩篱,接上七国集团 (7G) 的意大利。其次,中美贸易谈判,中方沉稳;特朗普铡刀失灵,对抗缓和,双方另辟新的依存方式。

习近平访欧,与意大利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贯穿了20世纪丝路直通罗马的大路。中、法、德三边会谈,各方对欧盟的“欧亚互联互通战略”与“一带一路”的倡议表达了积极的对接,开启了中国和西欧的导航。

中美贸易谈判,习近平守着底线,化解特朗普的高爆攻势。再回马一枪,以中国的优势亦退亦进,与美国在高端的价值链以及科创等领域琢磨,达成另一层次的合作关系。

台湾这边厢,高雄市长韩国瑜掀起了滔天巨浪;“韩疯”超越“韩流”,更亢奋、更滚烫。“货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九二共识”有如山洪爆发,撼动全台。民众要求上任才3个月的韩国瑜乘胜追击,投入台湾最高领导人大选。“韩国瑜”三字成为全台新闻导词、国民党的图腾。不肖者想当然疾言厉色,指韩“卖台”。

大选在即,台湾照例出现膝盖反射式的“政治膜拜”。有意攻大位的,不论党派,都不约而同整装列队,专程遥飞美国,等待白宫官员为其加持!

不能无秩序而有自由

美国政治学者亨廷顿在其奠基之作《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中,仔细分析了新兴国家的政治发展,提出了第三世界走向现代化的“强政府理论”。

亨廷顿指出,二战后,亚、非、拉许多国家纷纷摆脱殖民统治独立,标榜民主自由,追逐“现代化”;但经过半个世纪,除了极少数外,不但多半并未摆脱困境,反而陷入了政治动荡和暴力冲突。

亨廷顿认为,政治不稳定的根源也在于“现代化”。发生动荡的大都是经济上有一定程度发展的地区。原因是经济起飞后,紧接而来的必然是集团分化、利益冲突、价值观转变、以及民众参与的动作暴增。这些蜕变,远远的超过了一般政治体制所能承受的压力,进而导致社会紊乱。根除动荡,必须建立强大、有能力制衡、以及有能力构建政治制度的政府。

政治发展的成败,不在于政府的体制,而在于政府统治的水平。亨廷顿理论强调政治现代化进程中,政治稳定与政治秩序须等量并进。他认为,“人类可以无自由而有秩序,但不能无秩序而有自由”。

民主可载舟亦可覆舟

“无秩序有自由”精确的诠释了台湾政治现况。民主自由,人人向往;口号人人会喊,但成败完全在于实践。将理论化为动力,接通底气,是政治进程最难拿捏,也同时是最高端的政治艺术。民主自由如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台湾已失衡。

在全球政治界面,中、美、欧三大板块正稍然生变。二战后,美、欧摆布全球秩序的能量逐渐消失。原因是以往使其飞黄腾达、遥遥领先的工业优势被新兴国家取代;而工业升级后产生的经济效益却不够填补中下阶级的欲望,财富迅速的流向少数的精英手中。经济压力使民众对政府普遍的产生恶感,民粹和保护主义随即抬头,进而使民主制度受质疑。英国脱欧、特朗普窜起、法国黄背心运动、移民和种族等持续发酵的事件,凸显了民主政治的短路。

民主从未给台湾带来高理性的政治思维,台湾政治组织与政治机构薄弱。政治人物竞相创制虚浮的口号,支持者则任性的追随;人人激情于选举,视“当蒜”为万灵单。至于如何建设台湾,如何体现台湾的优势;以一句空洞的“维持现状”或“不统、不独、不武”,就概括了一切,也打发了选民!

许多人把希望寄放在目前当红的韩国瑜身上,但台湾选举一向异常诡谲,不到时候,不见真章。

日前出现了比“韩疯”更爆炸的消息。台湾首富郭台铭宣布竞选台湾领导人。他提出了20字诀 :“国防靠和平、科技靠研发、市场靠竞争、命运靠自己” ,显然的把韩国瑜访美时的命题:“国防靠美国、科技靠日本、市场靠中国、努力靠自己”比了下去!

台湾能否从衰微回生? 要从郭台铭“国防靠和平、命运靠自己”的建言中深思。台湾亟需一头雄狮,带领狮群追逐清楚的目标;该放弃的,是低着头,弱弱的、咕哝游走的带头羊。

〈作者为《全球竞争力》主编  http://www.worldstt.com 〉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