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院和长屋的两场大火/里郎拔刀

当全世界都在为4月15日发生在巴黎圣母院的火患感到伤心可惜的时候,应该只有砂拉越人民和少数的西马人民留意到,发生在拉让河上游双溪亚剎小镇的一场大火,在同一天将Uma Bawang长屋群中六座长屋的其中三座夷为平地。

砂拉越的长屋估计至少有5000座,由于传统长屋多为木构造,因此发生火患是常有的事。然而不平凡的是,上述被焚毁的部分长屋是当年为了让位于恶名昭著的砂拉越巴昆水坝之兴建,而为被逼迁移的近万原住民所供应的“高素质舒适住宅”。



1994年,时任首相马哈迪医生在内阁主张并通过了巴昆水利发电计划,这项计划由联邦政府,砂拉越政府和伊克兰公司联营。巴昆水坝的兴建工程一波三折,因1997年的金融风暴而搁置数年,直到2010年才正式完工和启用。然而,政府不顾受影响原住民的反对,于1996年即将大约9500名各族原住民从原有的15座长屋,搬迁到坐落在水坝下游大约50公里的双溪亚剎。

政府和水坝承包商承诺原住民在新地区将能享受各种现代化设施和配备,包括舒适而现代的屋子,肥沃的耕地,现成的油棕园让村民坐着等钱入口袋,设备齐全的学校,医疗中心,邮局等等。

长屋防火性差

当然,承诺不是圣经。原住民搬迁到实际上鸟不下蛋的双溪亚剎后,由社运人士柯嘉逊博士领导的一支水坝搬迁社会影响考察团队前往该徒置区,并考察访问了搬迁计划对原住民的社会影响。考察团队的其中一项发现是所承诺的“高素质舒适住宅”严重货不对版。这些长屋一律为木构造,防火性能极度差,而且每个家庭单位的空间面积远远比原住民本来居住地的长屋空间小。所使用的木料,除了柱子还算坚固,其他都是劣质的木质材料。因此,搬迁不到5年内,15座长屋群里,至少有两座长屋的部分建筑遭焚毁。



笔者于2010年至2015年之间拜访双溪亚剎徒置区数次,每次都在这些长屋住宿,发现几乎每一座长屋的每一个住户单位,都没有配给灭火器和水管等防火或灭火设备。

这次遭部分焚毁的Uma Bawang长屋,居民多达数百人,由加央族(Kayan)聚居,是人口众多的大型村落之一。该村庄有一对身怀绝艺的耆老夫妻,熟悉木雕、壁画、浮雕、Sape乐器制作,编制等传统民间艺术。非常不幸的是,他们累积了数十年的艺术作品都在火患中尽数化为灰烬。如果政府懂得珍惜民间艺术与文化,这些无价之宝本来应该在国家画廊或古晋博物馆摆放,供天下人欣赏。

巴昆水坝徒置区火患不但反映了政府对原住民性命,财物乃至艺术品之保障的缺乏,也揭发了沉寂多年的巴昆水利发电计划所造成的严重社会影响。如今的双溪亚剎已经沦为全国最大的贫民窟,而水坝计划始作俑者马哈迪,终究逃不开其社会责任。

里郎拔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