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眼看待中国客/罗汉洲

这是上个月发生的事,中国游客在马新第二通道苦候六七个小时、七八个小时依然不能通关进入大马,其中一批大妈大叔乃苦中作乐,跳广场舞。

另外一批中国游客从天明等到黑夜,又累又饿又气,导游眼看附近餐厅纷纷打烊,当机立断,订购饭盒给游客充饥。



不料,这2桩事竟引起大马导游理事会不满,该理事会认为不应该把广舞画面上网渲染,也不该让游客在路边吃饭盒,因为这样会“摧毁”大马旅游业。

大马导游理事会的逻辑是典型的吹哨者有罪。

等候六至八个小时是什么概念?从吉隆坡飞往台湾桃园机场需时不到5个小时,飞去北京约6个小时。换言之,假如从吉隆坡飞往台湾或北京的人,可能已在那边的酒店凉冲了,但同一时间在马新第二通道等待过关的中国游客还在苦等,他们能不愤怒吗?

应针对症结责问

请问大马导游理事会,比我国接待更多中国游客的新加坡,为什么中国游客没有在关卡前跳广场舞?为什么他们无须不顾仪态在新加坡路边吃饭盒?大马导游理事会应该针对症结去责问关卡超低的效率,岂可本末倒置去责怪有关导游?



那班不顾仪态,在路边吃饭盒的中国游客回国后,特别订制了一幅锦旗,派代表专程送给那位请吃饭盒的导游致谢,千里送鹅毛,显示吃饭盒者深深受感动,送锦旗之举有若狠狠刮了大马导游理事会一巴掌,饭盒与锦旗都轻如鹅毛,仁义却重若泰山,是非曲直自在人心。

黄燕燕医生担任旅游部副部长时,她的工作重点是招徕中国游客,初期有不俗的成绩,中国游客明显增加,惟不久之后又下降了,当时旅游业者揭露原来关卡官员对中客游客“另眼相看”,欧美、日韩游客才受重视。

或因自卑感作祟

关卡官员为什么对中国游客“另眼相看”?或许这就是“自卑感到了极尽就变妒忌”效应,即如有些人看到昔日的难兄难弟发达了,自己却依然穷困潦倒,因而对那昔日难兄难弟起妒忌心,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日前指出我们在30年前比中国阔气,中国现在却比我们发达得不可以道理计,正是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使到一些官员对中国人产生妒忌感,于是利用职务上的方便为难中国人,关卡(对中国游客)效率一直没改善,原因在此。

所谓不遭人妒是庸才,希望泱泱大国的中国人够大量,别与我国小部分官员一般见识,请继续来我国旅游,马来西亚人欢迎您们,我们的榴梿和肉骨茶欢迎您们,您们对我们的中文招牌和华语必有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请您们踊跃来旅游,如在关卡处等久了就请下车跳广场舞,舒舒筋骨,并请放上网去宣扬马来西亚,就请跳那个马来西亚人为您们创作的“一晃就老了”吧,好吗?七八个小时的等待尚不至于让您们感到“就老了”吧,是吗?至于关卡效率超低,那是我们不可妥协的工作文化,就请您们认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