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管?勿干预自由市场/南洋社论

资本主义著名经济学者亚当斯密斯坚决反对政府插手自由市场的资本运营,他认为市场有自我调整功能,政府的任务是维护自由竞争的秩序。

在世界各地,政府介入及干预自由市场及失败告终的例子实在太多。在马来西亚,前朝政府就曾以种种扶贫、公义、民族、重组社会等之名,公然干预自由市场。过度干预也导致今日经济增长活力慘被扭曲。

政府干预之手一旦出现,不只造成市场供需正常框架被牺牲,最后的“灾后重建”还得付出数倍的惨痛代价。希盟政府切记,勿重蹈覆辙。

头痛医痛,脚痛医脚,没对准经济病灶就以权力干预自由市场运作,显然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后遗症多多。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将提呈反对住宅的种族歧视法案,并对房租设定租金上限。这是政府介入自由市场的例子。

政府应先提出充分理由说服市场,为何要插手干预租房市场?政府是否又准备扮演类似前朝“劫C济B”的角色?如果政府要扮演罗宾汉角色,那就先大开财库之门济之,而不应以粗暴的租管措施破坏最根本的自由市场。

祖莱达提出租管, 西方一些左右翼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房租管制可能导致适得其反的结果,许多副作用显而易见。

二战后,一些城市祭出租管措施,为的是介入管制战后住房供应不足问题。但是,在目前国内住房出现供过于求情况,为何政府却向拥房者下手?论据是什么?

固然,这项措施短期或可暂缓人们居住问题,但却砸毁了整个合理租金价格。

在沒有合理回报下,恶性循环将造成供需失调,若投资者退场,肯定将引发各种连锁效应。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