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开始思变?/南洋社论

森州晏斗州席补选,国阵赢了,多数票高达4510张,一个让许多人意想不到的数字。

初步分析,除了获得巫裔选民的大力支持,华裔和印裔选票也出现回流国阵的迹象,但这究竟是人民开始重新接受国阵,或只是不满新政府的一种情绪折射,则有待观察。



5·09大选过后,7场补选过去了,希盟和国阵目前的战绩是4比3。持平而论,要不是身为国阵/巫统代主席的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亲披战袍,晏斗补选实在也没有太多值得评论之处。

国阵在补选连过三关,似有后来居上的势头,但国阵的“真正”胜利,其实只出现在从希盟手中重夺的士毛月,因为这个州席位于雪州,一个希盟当了3届政府,而且势力强大的州属。

莫哈末哈山上阵晏斗补选,可谓兵行险着,非但押上整个国阵和巫统的命运,也把刚刚走上轨道的“巫伊合作”当成赌注;而此役之胜,让莫哈末哈山为国阵和巫统争取到了修生养息的机会。

晏斗补选的投票率来到79.3%,是7场补选之冠,可是,高投票率最终却有利于国阵,这个现象挺不寻常,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希盟深入剖析:新政府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在士毛月补选,莫哈末哈山为国阵助选时,曾祭出非马来人为“寄居者”(penumpang)的种族牌,“巫伊合作”也开始从当初的口号迈入两党共组委员会的阶段;这两点成为了希盟在竞选期大肆炒作的课题,只不过,非巫裔选民看来并未因此被“吓着”,而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将向来让人厌恶的种族课题搁置一旁?

就森州而言,莫哈末哈山的胜选,充其量是给州立法议会多一分制衡力量,但晏斗选民却“弃”地方发展于不顾,宁可把选票投给反对党,其中原因或许不一而足,但从更大的格局来看,人民对希盟政府的不满,正在飙升中。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没到晏斗助选,为此,他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若希盟败选,希望只是输一点而已。

马哈迪的政治触觉何其敏锐,他极大可能在4·13投票日之前,就已察觉希盟在晏斗补选大势已去。但更重要的是,希盟必须实事求是,找出人民开始冷对新政府的原因,然后对症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