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弄人/黄碧瑜医生

这位病人挣扎着要从床上跳下来,身边虎背熊腰的菲律宾女佣很熟练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你不要害我,你们都想要杀我!”他歇斯底里地喊道。



我趋前一步,正眼看着他,说到“林律师,你好。我是黄医生,我来看看你的脚好不好?”

他定睛一看,反而静了下来,不再挣扎,有点疑惑地说:“好的”。

床边一位看来和他年纪相仿的女人,如负释重地走过来,介绍她自己:“我是这位林先生的前妻。”“前妻”这两个字,说得有点太大声。

记忆变差疑心重

前妻说起他的病史,是零零碎碎的。说到底,10年前离婚后,他们好多年没什么交集,她只是在提供自己从小姑和儿女口中知道一些旧事。



“以前他是大律师,很精明能干的。后来记忆差了点,变得不可理喻。我们每天吵架……他诬赖我有婚外情,整天怀疑这个那个的……我一气之下,和他离了婚!”看来这对过气夫妻,两人脾气都蛮大的。

后来的那个10年,他重拾一些坏习惯,有点酗酒,有点颓废……病人妹妹后来所提供的资料,凑合起来让故事有了比较清楚的轮廓。

妹妹慢慢发现,除了对太太,病人也会怀疑其家人对他不利。连最疼爱的女儿,也被他赶出家门。他记忆力衰退,判断力很差,不能再工作,所幸年轻时存下一大笔储蓄。妹妹帮他安排家里的帮佣,为他照顾饮食起居。接下来,他的情况逐年恶化了。

1年前,他开始不能走路,行为更是反复无常,变本加厉,又狂躁又妄想又有幻觉,言语根本没什么逻辑可言。

失智症的症状

原来10年前他已经开始有失智症的症状,记忆力明显衰退,性情也改变,好像变了另一个人。可惜倔强的他不肯承认自己有问题,也强烈拒绝就医,让人奈何不了。家人当初不知情,还以为病人变得不可理喻。可幸离婚后前妻还不时会过来看看他,也慢慢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今天的他,有时认得前妻,有时却把她当作陌生人或敌人。这一次进院,理由是他这几天异常狂躁,对人拳打脚踢,连佣人也快受不了。前妻和佣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抬上车子载到医院来。这也是他10年来,第一次正式看医生。

前妻幽幽地说:“这几个月,他很狂躁的时候,我和玛丽亚就把他抬进车里,在城市里驾着车兜风,一兜至少也要1小时。我指着他以前办事的办公楼,告诉他以前发生过的事,他就会平静下来。他总是静静听着,然后有点茫然地说自己不记得了……有时一天要兜几次风,不然他会发作。当他不发作时,人就好好的,好像以往一样。”

前妻说的时候,样子有点憔悴,有点累,但是平静得眼睛里已经没有眼泪。除了这些,应该还有许许多多两人曾经共同拥有的美好回忆。失智症,造成了今日的局面,让这对老夫妻因误会离婚了。但是眼前的行动,看得出前妻对他的情还在。

是亲情,是爱情,还是纯粹的内疚和弥补?问世间,情为何物,也许就像言情小说里写的,就是造化弄人!

黄碧瑜医生 (脑神经内科专科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