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铁勿再横生枝节/陈金阙

造价超过600亿令吉的东铁计划(ECRL)终于U转,成本削减,同时调整部分路段。

之前我们已经计算过,如果东铁计划真的取消,大马政府可能要赔偿的数额高达数百亿令吉,大马政府这么穷,哪里可能赔偿?

所以,一是用拖字诀,先把工程放一边,等中国方面沉不住气,增加我们的讨价还价筹码;二来是修改计划。修改计划是新政府的一贯方式,因为旧的计划太贵了,自然有新的计划来取代,可以节省成本之余,也让双方有新的磋商空间。

虽然双方众口一词,皆声明修改计划不会影响之前的建议,但是,如果没有改变,为什么要修改?大家心照不宣。话虽如此,这次东铁计划重启,除了成本大减,却有一个耐人寻味的修改,即计划最终不经过文冬,而可能绕道森美兰州,再转至巴生港口。

森州欢喜文冬愁

所谓一家欢喜一家愁,森美兰的州民当然掩不住喜悦,连位于反对党阵营,在补选上阵的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也忍不住开声赞成改道;而文冬的子民亲手罢免了上届交通部长廖中莱,这次东铁煮熟的鸭子飞了,白白损失了许多就业机会和商机,可憋了一肚子气,能够怪谁?

根据媒体的图文报道,文冬工业区的隧道工程已经开始,这下不经过文冬,岂不代表工程必须作废?不说不知,原本东铁计划中并没有经过文冬,多了这个站完全是靠廖中莱极力争取,才得到前首相纳吉的批准。

不过,为了东铁途经文冬,必须建造一条长达18公里的隧道(为东南亚最长的隧道),造价肯定不菲。在谈判的过程中,为了节省成本,这一站被取消,并不会让人意外。

文冬子民要找对人

削减数以百亿计不是小数目,我们很感激新政府的谈判能力以及精明撙节的做法。

另一方面,我们很想知道,降低成本之余,这次的“新”东铁计划,到底是作了什么修改,从什么地方省出钱来。政府应该把新旧计划的细节公开,让大家有个比较。

这次谈判,是否有谈论到第二期发展的成本预估,以及未来展望?

再者,我们也很想知道,敦达因的权力到底大到什么程度,在决定成本削减中掌握实权不说,谈到绕过文冬、取道森州,是否有照会新任交通部长、知会掌财的财政部长、轻敲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的大门(还有,不要漏了那位发展飞车的企业发展部长),和向唯一有权决定工程生死大权的首相报告;新政府各部门部长常互相倾轧,这次竟然出奇的有默契,敦达因的斡旋功夫的确到家。

身为小国民,我们希望东铁计划U转后快快定案,让东铁带动的经济重新启动,避免横生枝节。

至于文冬子民,想要把心声带入国会,记得找对人:新科议员黄德,不是找前任交通部长交涉。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