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亲不如近邻/南洋社论

首相敦马哈迪医本周二将在布城与新加坡总理举行第9届马新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自作风强势的马哈迪再任首相后,马新关系出现紧绷情况,除了历史“旧账”如拆除柔佛长堤建桥取代、水供、高铁等课题之外,在希盟政府执政不到一年,已増添多个争议新项目,若处理失当,将有损两国往后良好关系。



大马在5·09改朝换代后,“温驯”的纳吉时代已终结,新加坡领导人又重遇到已故李光耀的强硬对手。

在马新课题上,他对所设的底线从不退让,双赢不在其字典内。

马哈迪不会以守势去处理马新课题,他是典型的进攻型领导。在他第一度出任首相期间,已致力在半岛南端布局,包括兴建深水港、打通水道、开建石油化工基地等,就是要抢回流向新加坡的种种好处。

現在大权重握,马哈迪继续强势推进其“南向政策”,除了对空域收紧权力 外,也在新加坡正在开建的世界最大港口之一大士港作出“回应”,那就是紧守我国水域分界线,捏着咽喉要地,以利柔佛丹绒柏乐巴斯深水港的船运更易川行。

与此同时,马哈迪本月二日在布城宣布,将在柔佛水域(大士港几公里外)发展全球最大的船对船转运中心,对此新加坡外交部已向大马要求更多相关信息,评估该项目的影响。



这项计划的一大亮点是香港首富李嘉诚的和记港口集团参与其中。有关计划落实后,可让油轮不必靠港就能船对船转移石油产品和液化天然气,不只可提高船运效率还可降低成本。

众所周知,没生产原油的新加坡依靠优越地理位置和石油业布局,已是当今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世界石油贸易枢纽和亚洲石油产品定价中心,石油业更是该国重要经济支柱。

能成为强手,就不是省油的灯。就如在日前,世界最大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已宣布在新加坡投资数十亿新币,扩建位于大士港旁裕廊岛的综合厂。

无论如何,随着双方领导将要举行会谈,双方互释善意,包括宣布将取消在实里达机场使用仪表着陆系统,大马同意无限期冻结将巴西古当上空列为永久飞行管制区。

本周一上午,马新两国中止对重叠港界的声索,双方港界分别恢复到2018年10月25日前和12月6日前的状态。

此举是马新高级别联合工作小组上个月提呈的工作报告中列出的五点建议之一。

双边的举措,有利为兩国的谈判营造良好气氛,寻求各得其利共存共荣的局面。且看两个近邻如何通过非正式会议,继续互相竞争造福国祉之余,却不伤和气,比远亲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