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止人类灾害
反核反悲剧

时至今日,世界上仍有约1.5万枚核武器在威胁着我们!

每当谈及核武器的议题,人道主义必定会牵涉其中,因为自1945年核武器第一次被使用后,对人道与环境造成的巨大灾难影响至今。可是,人类并没从中获取教训,直到今天,一些国家仍在制造核武器,认为它是克敌制胜的“法宝”。

2019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审议大会,我国在国际上已被期待能担任筹委会主席。

核武器到底是维持和平或引发战争的极端武器?无论是什么理由,核武器都不应该存在于世上,因为它还是有故意或意外引爆的风险;而这由人类一手制造的杀伤力强大武器,一旦真的发挥其威力,根本没有人具备可以应对这场灾难的能力,除非这世上真的有“超级英雄”。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副主席吉勒卡尔博尼耶(Gilles Carbonnier)在一场“核武器对人道主义的影响”讲座会,谈及核武时表示:“近年来,关于核武器的辩论已经超越了狭隘的‘安全’利益,转而关注核武器可预见的影响证据,包括其破坏力、造成人类痛苦的程度、对人类健康、社会和环境造成的灾难性和持久性后果,以及对整个人类构成的威胁。

关注人类威胁

“对我们来说,这种转变是好的。在评估任何武器的可接受性之前,必须先考虑其人道主义的后果。”

在2010年,“禁止核武扩散条约审查会议”首次表示“对任何使用核武器造成的灾难性人道主义后果深表关切”,并重申“所有国家在任何时候都必须遵守国际法,包括国际人道主义法”。

此外,核武器缔约国也加快步伐,致力于实现核裁军的目标,并进一步努力减少以至最终消除所有类型的核武器。

吉勒呼吁全世界应彻底禁止所有核武器。

核武骇人影响力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曾亲眼目睹原子弹轰炸日本广岛的可怕悲剧后,于1945年首次呼吁取消核武器。自此,他们也联合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经常重复这一呼吁。

吉勒指出:“在2011年,我们透过运动呼吁各国采取紧急措施,防止使用核武器,并根据现有承诺和国际义务,针对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协议进行谈判,以禁止和消除核武器。”

该委员会所发出的呼吁基于3大基点:

1. 使用核武器会带来灾难性的人道主义后果;

2. 在使用核武器的情况下,缺乏足够的人道主义反应能力为受害者提供援助;

3. 难以想象有任何符合国际人道主义法的核武器。

因此,该委员会及其他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对于2017年设立的“禁止核武器条约”(TPNW)给予最大支持。该条约以国际人道主义法为基础,明确而全面地禁止核武器,并承认在任何情况下使用核武器,都会违反人道原则和公众良知的要求。

抑制核武扩散

“我们认为,这是朝向消除核武器的目标迈出的重要一步,以实现长期的核裁军义务,特别是该条约增设的第六条文——‘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禁止核武器条约’加强了禁止使用核武器的禁令,这有利于进一步抑制核武器的扩散。

“1945年8月,当我们和日本红十字会为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的受害者提供救援时,亲眼目睹了核武器的骇人影响力。在接下来的70年中直至今日,日本红十字会医院每年都在继续治疗数千名幸存者。他们都是受1945年原子弹爆炸核辐射影响的癌症及白血病患者。”

1945年核弹爆炸后的广岛。

援助者为伤者提供急救治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广岛遭原子弹轰炸后,民众受伽玛射线影响,头发在10天内全部掉光了。

提供

人道主义援助

吉勒说:“在核弹爆炸之后,受害者的医疗需求是很庞大的,绝大多数人需要立即被治疗,但短期内根本不可能提供治疗或援助。”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马塞尔朱诺(Marcel Junod)是第一批抵达广岛、针对原子弹轰炸后果进行评估的外国医生之一。他强调,核武器爆炸严重影响了医疗服务。

他也叙述,广岛的医疗基础设施因爆炸而受到严重破坏,大多数熟练的医务人员死的死、伤的伤,而在距离灾区1.5公里外的日本红十字会医院虽看似完好无损,但医疗设备已无法运作,因为三分之一的医务人员都遇难,且大多数的血液捐赠者不是死就是伤,输血工作根本不可能进行。

在他到访的一家临时医院中,他看见患者受到辐射中毒影响。据他所述,患者需要定期进行小量输血,但却没有血液捐赠者,也没有医生来确定血型的相容性;加上,爆炸后幸存的医疗用品,如药水、绷带、抗生素和止痛药都极快耗尽,X光机或呼吸机也没有电流供应,因此根本无法提供任何治疗。

做好保护措施

在人口稠密地区发生的核武器爆炸,将造成大规模的破坏和大量人口深受影响,这可能对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构成重大挑战,尤其是优先考虑需求和分配可用资源方面。

此外,援助者想要进入某些地区几乎是不可能,因为到处都是废墟和砖头瓦砾,所以很难为幸存者提供医疗服务和物资。

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安全问题,援助者可能会有电离辐射的风险。

吉勒指出:“若援助者清楚知道电离辐射的影响,他们只能在可能受污染的区域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同时也需做好特定行动的保护措施。

“这意味着,根据实际暴露和污染程度,某些区域可能会长时间被禁止进入,或者援助者只能在极短时间内进行救援。这种情况下实施救援工作,可能会对援助者的心理健康造成严重影响。”

鉴于核武器爆炸的复杂性和严重程度,有关国家应急响应能力不堪重负而需要其他国家的援助支持,包括:应对设施、援助者之间的合作、物资部署等。

提到原爆,大多数人都是先想到广岛,而长崎则经常被人忽略。

禁止核武器条约去年4月,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2020年审议大会”的第二届筹委会开幕礼当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Peter Maurer)向各国、全球领导和公民呼吁采取紧急行动,减少以至最终消除使用核武器的风险,以避免全球核灾难。

该条约的缔约国必须遵守“2020年审议大会”的声明内容改变方针,远离核武库的使用威胁和现代化,并充分履行其在2010年及之前对削减核武器、降低风险及其他有效核裁军措施所作的承诺。

吉勒也再次强调,各国应遵守1968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1996年“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TBT)、2017年“禁止核武器条约”(TPNW)以及尚未达成的其他核裁军和不扩散条约,并充分执行有关规定。

“我们理解所有国家都面临着复杂的安全挑战,特别是那些在动荡地区发生冲突的国家。然而,使用核武器只会加剧相关冲突的危险性,甚至引发全球大火,导致人类陷入痛苦之中。实际上的某些情况,核武器的存在以及所谓的‘安全’利益,是造成紧张局势的根本原因。

采取协调措施

“虽然在过去20年,冷战时期的核武器数量已大幅减少,但仅靠减少并无法降低其使用风险,尤其考虑到紧张局势和其他危险的增加;所以,我们迫切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措施来减少核风险。”

为了遏制核风险的上升趋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发起了一场全球运动,旨在进一步引起公众对核战争的灾难性人道主义后果的关注,并敦促各国签署和批准“禁止核武器条约”(TPNW)。

最后,吉勒引用彼得毛雷尔说过的一段话作为结束:“即使是在有限范围内使用核武器,也会产生灾难性和持久的人道主义后果,所以很难想象核武器可以被视为一种安全工具。

“只有在核裁军方面取得进展才能实现真正的安全,这一进展当务之急。实际上,核裁军是人道主义的必要条件。通过签署和批准‘禁止核武器条约’,各国正在履行保护人类免受核灾难的责任,实现没有核武器的安全和人道愿景。”

他也赞赏大马长期支持裁军不扩散倡议。大马已签署并支持“禁止核武器条约”,他也鼓励大马尽快正式批准该条约。

目前已有70个国家签署“禁止核武器条约”,21个国家已正式批准或加入该条约。

报道·游燕燕 摄影·受访单位提供、网络图

报道·游燕燕 摄影·受访单位提供、网络图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