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兹敏的鸿鹄之志/陈福星

人民公正党老二阿兹敏骂“烈火莫熄公主”努鲁是“哭包”,身为人父的党老大安华按捺不住,反呛说,“政治上,有人在捍卫原则,有人却只顾自己。”

尽管阿兹敏4天后,才很不逻辑地说“哭包论”是针对自己,但多数人却更愿意相信,安华口中的“只顾自己的人”,指的就是阿兹敏。



一些事情有时候不说还好,越描就越黑,反正“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本就是政治圈的生存之道,阿兹敏现如今是一颗红红的太阳高高挂,首相大位隐隐约约就在眼前,如果被迫选边站,不选运筹帷幄的首相马哈迪,难道选处处被动的安华?

政治上,或许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但以当下而论,大局还在马哈迪的掌握之中,要不然他也不会不把安华放在眼里,连经济行动理事会都没有安华两公婆的名字。

不过、不过,安华不是说好了要给马哈迪时间放手去干吗?而太太旺阿兹莎医生也只是掌管妇女事务的副首相,跟国家经济也没太直接的关系;所以说,马哈迪不把两人放在经济行动理事会,说来也没什么大不了。

然而,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要是安华的实力和势力是足够强大的话,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怎么可能少了他这个“候任首相”的份?而要是马哈迪对安华“呵护有加”,想必努鲁也无须动作频频地宣泄情绪吧!



宁为鸡头 莫当牛后

安华最大的问题,就是养虎为患,管不了阿兹敏,让这头出闸老虎跑进了马哈迪的怀抱里。

阿兹敏的野心已是昭然若揭。当初他放下雪州大臣这块肥肉时,大家就应该想到他的鸿鹄之志。

正所谓“宁为鸡头,莫当牛后”,阿兹敏情愿放下全国最富庶的雪州,跑到京城当官,就已显露他打算当“牛头”的志向。

也或许,当时马哈迪在阿兹敏的耳边,轻轻许下了一个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