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白痴想挣旅游钱/夏庭

吉打州重建“三名日本英雄”慰灵碑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引来各方挞伐。

此事件的中心人物,即掌管州旅游事务的吉打州行政议员阿斯米鲁见事态不妙,连日来百般辩解,甚至不惜“震怒”。然而无论他如何辩解,理由都是十分牵强和苍白的。



阿斯米鲁否认州政府歌颂日军,并声称吉州政府不可能美化日军。他说宣传海报和历史解说板上出现的“英雄”字眼纯属技术错误,还亲自动手拆卸解说板,要承包商修正后再装上。这位吉打高官说自己在主持开幕礼当天才知道解说板上有“日本英雄”的字眼。

他指这座慰灵碑已存在数十年,但因疏于照顾,因此知道此慰灵碑存在的人不多,而州政府只是希望这座被遗忘的日军慰灵碑获重建后,亚罗士打无形中多了一个景点区,将吸引更多游客前来。

关乎国家民族尊严

他强调,这座日军慰灵碑的所有重建费用都是日本驻槟领事馆全资赞助的,州政府并未承担任何费用。他有要求日本驻槟领事馆在石碑加上“不要战争,反对战争”(no war,anti-war)的字眼,但日方最终未加上这句话。



问题的关键是:这座慰灵碑根本就不应该存在!这根本不是什么“技术问题”,也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原则问题,是国家和民族尊严的问题!就算是解说词犯了无心之过,然而世界上哪有受害国帮助加害国,为加害者设立或重建纪念碑的?真是荒天下之大谬!可以想像当今波兰或法国为纳粹德军建立或重建纪念碑吗?真正应该建立的,若不是“抗日英雄纪念碑”,最起码也应该是“日据时期死难同胞纪念碑”。

身为一州高官,阿斯米鲁不可能完全不晓得那地狱般的3年8个月里,日本侵略者在这片土地上干了什么事,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的敏感性,否则,何以当一个称职的人民父母官?

此外,他到了主持开幕礼当天才知道解说板上有硕大的“日本英雄”字眼,以及日本驻槟领事馆没有根据要求,在石碑加上no war,anti-war的字眼,可见其办事效率与责任感之一斑!

这样一座不光彩的侵略者“慰灵碑”,疏于照顾就疏于照顾吧!它原本就不应该存在。给予特别照顾?连想都不应该想!阿斯米鲁透露这个“慰灵碑”的基座是大马历史协会吉打分会发现的,最可悲的是他说“该协会考虑的是历史,并未考虑到其他敏感因素”。

果真如此,实在不晓得他们把历史研究到哪里去了?!

受害者至今还在世

其实70多年前的那段悲惨历史还没有完全退出历史舞台,当年许多日本军政府和日军暴行的受害者,至今还在世。面对这些忍受一辈子痛苦和屈辱的受害者,以及那些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在反人类滔天罪行下含恨九泉的无辜受害者,他们的哀嚎、痛苦和控诉,这些掌握历史话语权的衮衮诸公们的良知,难道已冰冷得无一丝悸动?若如此,研究历史何用?

二战期间,先不说日本蝗军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屠杀和伤害了多少无辜百姓,为人类社会造成多大的破坏,在马、新两地,短短3年8个月死在他们铁蹄和屠刀下的冤魂,少说也有几十万,实际人数根本无法精确统计。

这些受害者和日本原本无怨无仇,相信有很大一部分甚至连日本在哪个方位都搞不清楚呢!

不管解说板的文字有没有出错,将重建这座侵略者慰灵碑说成是多了一个旅游点,以吸引更多游客,我斗胆求教尊贵的官爷们:这种建立在日据时期死难同胞血迹上的旅游钱,能挣得心安理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