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当网络霸凌受害者/周若鹏

发表了一篇关于政党干预如何荼毒媒体的文章,居然有人留言骂我祖宗,批评我先辈办报的方法,因此我没资格说话。

我动气,原想回应,但我给自己设了一些原则,避免掀起不必要的骂战。第一,对方是善意吗?若恶意,不理会;第二,对方发言理性吗?不理性,不理会;若理性且有理,也不必回应,让其他读者听听不同的声音。



如果对方的回应真让我动气了,有回应的冲动,就一定要想到第三则:对方算老几?如果不是我的十指算得到的,也不必理会。

不小心看到的一则留言,尚且花费了我一分钟的心思去消化(所以平常我尽量不去看),那么请你想象一下,百则甚至千则留言谩骂,对当事人会造成怎样的心理压力?我不必想象,因为我经历过。数年前写了一篇幽默文章谈到漫画内容的弊端,漫画迷群起攻之,甚至有人警告我“出门小心”。

起不了实际伤害

国家大事我写不少,没人鸟我;我说大雄不应该偷看静宜洗澡,反而犯众怒?可见网络暴民并不理性,他们只是针对一个挑动情绪的点作反应,像被针刺而反击那样,是反射动作。那些暴民说了就算,但恶言如刀,一则半则划个小伤口也还算了,若千百刀飞来,还真发生过受害者为此轻生的。



我当然没想死,“出来行预咗要还”,发表了数百篇文章总会得罪一些人,只是万没想到是小叮当。我怎么回应呢?我解释文章原意以后,发现暴民还是不明白,就不理会了。这些键盘英雄躲在假头像后面,其实根本不能对人有实际伤害,那么为什么有受害者会不堪压力而自杀呢?因为我们自古群居,脑子天生需要社交连接、需要被认同——这是很实际的,在原始时代被排挤甚至被驱逐出部落,便会失去许多资源,难以生存。在面子书惹1000人骂本身并不会致命,但脑子区分不出是现代还是原始,遂产生一样的恐惧。

网络和社交媒体是近20年才蓬勃发展起来的东西,人类几千年来并不这样互动。人与人之间要见面,沟通除了用语言还依赖其他“社交提示”,比如表情、肢体语言,还有很重要的情境。电话出现,把大多数提示都移除,但至少还有语气,沟通还是即时的。社交媒体不只把语气也拿掉,连即时性也没了,也就是说你现在胡乱发言,并不会立刻看到后果,千百年建立的社交模式完全没法发生作用。在键盘、手机后的网络暴民,像坐在车里的司机,以为有一层玻璃与外界隔绝,就可以安全地展露阴暗暴戾的一面。

已故魔术师优金伯格(Eugene Burgers)常在餐厅表演,不时会遇到恶意的观众恶言相向。怎么处理呢?笑笑走开。他劝同行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要难过:“记得,你并不是他们的目标。”天知道那些观众当天遇到了什么倒霉事,一时情绪失控便发泄在魔术师身上了。各位写作人、表演者,如果觉得优金伯格太善良,或可参考丘吉尔怎么说:

“如果每次遇到乱吠的狗你都要丢石头,你永远走不到目的地。”

周若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