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菜农之子跻身亿万富豪
黄德顺隐形的手套天王

谈到大马手套天王,一般离不开顶级手套(TOPGLOV,7113,主板保健股)执行主席丹斯里林伟才博士、贺特佳(HARTA,5168,主板保健股)执行主席关锦安、高产柅品工业(KOSSAN,7153,主板工业产品股)董事经理丹斯里林宽城,甚至是不在“南洋富豪榜”內的速柏玛(SUPERMX,7106,主板保健股)总裁拿督斯里郑金昇。

实际上,大马还有一个隐形的手套天王,多年来一直低调而安逸的躲开了扫描手套业的雷达。

他就是新加坡上市公司立合斯顿控股(Riverstone Holdings)的掌舵人黄德顺,一位金马仑菜农之子,曾当过短暂的中文报章记者,1988年离职后投身手套业,凭着大学所念的化学专业知识,最后赤手空拳从打工一族化身为工厂老板。

经多年来刻苦耐劳的打拼,黄德顺晋身为鲜为人知的手套天王之一,去年更挤进了《南洋富豪榜》,以13亿令吉的身家,空降第34。

在大马起家的立合斯顿,虽在新加坡上市,却是名副其实的大马手套公司,厂房分设在雪兰莪武吉布仑东、霹雳太平,甚至是泰国、中国。

要了解黄德顺,应先对立合斯顿控股有限公司的规模有个概念:大马上述几间上市手套生产公司,家家独当一面,业绩表现也奇佳,而作为唯一在新加坡挂牌的大马同行,排行第几?

根据上周五的闭市价来计算手套业者的市值,贺特佳以159.15亿令吉排名榜首,紧随在后的是顶级手套,市值116.57亿令吉;排行第三的是高产柅品工业,差距拉远,在47.19亿令吉。

立合斯顿就排在第四位,从新币折合计算,约有25亿令吉;另一近期积极进军隐形眼镜业的速柏玛,市值是19.54亿令吉。

自创无粉配方领先业绩

黄德顺从1988年开始和手套业结下不解之缘。

当时结束短暂的记者生涯后,他在雪兰莪士拉央运作的一家外资手套工厂担任经理,不久后洋人东主有意落叶归根返回美国,建议他接手,就在这种无心插柳的状况下,柳成荫!

手套是胶制品,粘性极强,生产尾段必有一个环节是让工人撒放粉末,分解每个手套,以便装盒。而这位马来亚大学的(荣誉)理科学士发挥专业,研发出无粉配方,从烘炉倒卸出来的手套全无粘性,直接上盒,大幅减少耗时耗人的工序。

1995年,立合斯顿科技有限公司成了全马首家生产丁晴胶手套的领头羊,那套无粉技术用在乳胶和丁晴胶一鸣惊人,在整整前4年的运作中让立合斯顿占尽先机,打稳强劲基础,进而逐渐成长、羽翼日丰,不断购厂扩张生产线,直到2006年,一飞冲天到新加坡上市。

去年,该公司在太平的第五期扩充计划大功告成,年产量达90亿只手套,放眼在今年底前增加14亿只,提高总产量至104亿只。

不久前,该公司斥资1820万令吉,分别在拉律、马登县购买了3块毗邻工业地,总面积达14.6公顷,以便兴建新厂,增加生产线;大计一旦完成,想必又更上层楼。

立合斯顿曾三夺《南洋商报》早年主办的“金牛奖”,低调的黄德顺把荣耀全让了给战友。2005年,黄铁军从时任房政部长黄家定手中领奖(左);2006年,李伟强从时任财政部副部长陈广才手中领过十强的奖项(右)。

独排众议 上市狮城

本地其余举足轻重的手套公司都在吉隆坡挂牌,立合斯顿为何“独排众议”,选在新加坡上市?这是黄德顺当初逢人必须解答的问题。

事出必有因,搬得出台面的,就是想把资金的筹集范围,扩大到泰国、中国、新加坡等地方。也有位分析员认为,立合斯顿是重视新加坡国际化的地位。

有另一说法,相当符合黄德顺恰与其他手套大亨相反的低调作风。两年前,有项分析报告如此评析,“本地及海外投资者对于立合斯顿缺乏业务及管理层的了解,使估值与同行相比有显著差异,处于较低水平。相比之下,立合斯顿当时本益比还低于10倍,而同业者都处于20倍以上水平。”

“不仅如此,大数股东都归属管理层,导致股票流量不大。由于公司每年固定派发股息,愿意脱售的人也不多。以上因素导致公司往往落在机构和散户投资者的视线之外。”

业务在一班手足无私的拼搏下,连年蒸蒸日上,分红分利,派息不断,但却不必应酬,不必曝光,不必常常接受分析员探访,黄德顺乐在其中,继续享受低调。

连司机也不知住址

本地挂牌的手套生产公司,有哪位不认识它们大老板的,但却有多少人知道立合斯顿的老板?不必內疚,有些大商家长袖善舞,公司、社团,乃至慈善活动,都占了报章不少版位,黄德顺只是一个异数。

这位异数不爱应酬,作息规律,早起早睡,上班下班,运动看书,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变化极微。

朋友笑称,他的低调近乎变态。何出此言?因为他既不想受人干扰,也不爱干扰下属作息,甚至连司机也不懂他真正的住址。

他每天上下班,都是自行驾车往返武吉布仑冬大本营;需要去外埠巡厂,就从大本营出发,回也是先直奔大本营,然后自己驾车回家。最夸张是,有时出国公干之后需要直接回家,司机从机场把他载到住家附近时,他会吩咐停车,然后自己步行回家。

对于平凡而低调的生活,他向挚友笑称:“有时古板到连自己也觉得很乏味。”

注重家人安危

在金马仑菜园长大的黄德顺一向刻苦耐劳,如果卸下西装长袖衣,穿上T恤短裤,再加上一顶笠帽,像极回归本位——菜农。

他天性喜欢运动,个子不高,却爱打篮球,羽毛球技术也不赖;在一次篮球赛中受伤导致脊椎错节,时而喊痛,随着年岁增长,不敢再在球场上骋驰,可是运动细胞不甘寂寞转换跑道,迷上了马拉松,成了一口气可跑50公里也不喊累的长气袋。

他自嘲命苦,却庆幸享有自由,不想像其他富豪般,出入须有保镖护卫,失去自由;而在这自由的空隙中,对自身出入却又那么谨慎,原因不在自己,而是跟所有有钱人一样,家人更重要。

190319x1301_noresize

奖罚分明 与下属共同进退

管理这么大间公司,手下当然无弱将,几位当初跟他一同打天下的战友,也着实分享到丰硕果实。

不过,这是一间有赏有罚的公司,不是慈善机构,曾经有个销售经理因为处理外国的合作事宜不力,令公司瞬间亏损数百万令吉,这个经理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赔了约40万佣金,等于白做两年。

身为公司掌舵人,黄德顺承担的损失,只会是更高的数以百万计,他坦荡荡:“没法子,那个经理必须负起责任,不然犯了如此重大错误而毫无后果,很难服众;当然,我也责无旁贷,所以承担的财务后果更严重。”

重点是,经一事、长一智,那个经理早已搞定赔偿,继续为公司卖命,但却比以前更谨慎,直到今天。

致富之路 由俭由勤也由天

常人说:小富由俭,中富由勤,大富由天。

黄德顺的超级富豪地位,由俭由勤也由天。

说到勤俭,“英雄所见略同”的老板级人马,多半希望员工有此“美德”,然而打工一族可能会恨到牙痒痒。

很多大公司高管,都爱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来说服老板为本身添购设备,例如电脑、手机、公司车等。

黄德顺也有这样的高管;有一次,有位高管要求更换驾了5年的公司车,不果。

老板的理由一、他自己的轿车驾了9年没换,性能良好,找不到更换的理由;理由二、几年前曾遇严重意外,做了最坏打算,若有安全问题,宁换车,但技工功夫到家,车子大修后,驾了两年,一切安好,用到现在,其他人无大碍的公司车,找不到换车的理由;理由三、高层若频换新车,看在下面数以千计、收入只超过最低薪金标准的草根员工眼里,感受如何?

结果,高管今天还是驾着原有的公司车。

身家只是数字

坐拥13亿令吉身家,一般人几世几代都用不完,但在黄德顺眼中,这些数字都是假象,尤其对做大生意的商家来说,只要方向出了一些差错,一切可在瞬间蒸发,留也留不住。

更重要的是,超级身家所背负的,是一个企业的延续,超过3000位员工的饭碗,无以形容的沉重责任。

公司规模再庞大,他股份逾半,价值超过10亿,但却不能随意买卖;即使要卖,碍于这一行竞争高度激烈,也不容易找到买家。

最有保障的,反而是自己的公积金。他告诉还在念着大专的孩子,其财富资产可能会化为乌有,或许亦可资传子孙,但公积金里按月缴纳而成的积蓄,想都别想,因为那是他养老的老本。

黄德顺有个交情匪浅的朋友这么形容:“这位大亨绝对是广东人所说的‘面懵心精’的经典人物。他常爱自嘲,譬如说投资什么都不赚钱,买什么股跌什么股,投资产业也没赚。

“但是客观来看,他才是最成功的投资者,大半生精神就耗在打理唯一的生意:手套业,精心而专心,心无旁鹜。”

大赚而永不大夸,这不是大智若愚是什么?对此评价,黄德顺的反应是:我是傻人有傻福!

后记:低调的性情中人

这不算是一篇正式的专访。我毌宁把它当作是对几十年老友的侧写,以及综合最近一次茶叙的印象记。

黄德顺30多年前是我一起采访的同事,一起打球的伙伴,一起出游的哥儿。

每每回首话谈年,他专访时任贸工部长丹斯里拉菲达前,对着镜子梳了又梳,直至箭猪发型梳得“贴贴服服”的趣事;羽毛球场上领先14比7都赢不到我的遗憾,总是我们乐开怀的趣事。

当年离开《中国报》后,这位化学系大专生在手套工厂当化学经理,终可学以致用,如鱼得水。那些日子,我常去其工厂探班,年少玩兴大起,陪他一起搅拌一大桶的化学药品,不亦乐乎,后来才恍然大悟,原来那就是他日后领先市场的无粉技术配方。黄昏下班后,他则用小货车当起教车师傅,助我准备考车。

接下来的日子,看着其事业风生水起,猪笼入水,为他开心;直至一天,我在报馆接到他一通叫人心碎的电话,愣在那边,眼泪全不受控,电话那头的当事人反而语态冷静,不久后,他陪太太暂离伤心地到澳洲长住,同时也升学进修,考了个硕士学位。

那段期间,他只能隔洋遙控,但创业伙伴李伟强、胞弟黄铁军及其团队没令人失望,公司继续稳健成长,待他正式回归之后,业务更是如虎添翼,直至新加坡上市。如今那两位当年并肩作战,一起白手兴家的年轻小伙子,也早已跻身千万、亿万的层次了。

黄德顺无疑是超低调的手套天王,外人总说他沉默寡言。

他2月间捎来一则短信:“在墨尔本机场,和儿子说再见后流了一堆眼泪,真不好受。儿女不在身边,还得慢慢适应。”

骨子里,绝对是性情中人。

相关新闻:

【独家】马股低潮5年首见 40富豪蒸发224亿

【2018南洋富豪榜】深耕海外 做大做广 8最猛过江龙

【2018南洋富豪榜】马股幕后推手 公积金局最强造王者

【独家】去年逆流上 首季缩10至36% 4手套王身家速胀速泄

【独家】近郭鹤年财富50% 4手套天王身家204亿

独家报道:陈汉光

独家报道:陈汉光

独家报道:陈汉光

独家报道:陈汉光

独家报道:陈汉光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