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扭伤手还要交稿?/周若鹏

我想偷懒,跟编辑说:“我家的金鱼扑过来,害我扭伤手腕,这期专栏可以不交吗?”

你猜他答应吗?我只好继续写。



如果我公开说:“阿某是蠢材。”会发生什么事?

一般上有几种后果。第一种,阿某不介意,不了了之;第二种,阿某生气,然后控告我毁谤。比较不寻常的是第三种情况,阿某不生气,可是他是老师,他的学生生气了,来告我毁谤。

最不寻常的是,阿某这位老师并不存在,或者没有证据证明他存在,但有许许多多的人深信他存在。

就算我批评一个不存在的人而惹得一些人不快,但谁也没有因此少一根汗毛,罪不致关我十年八年吧?

延伸思考一下,我干嘛去批评一个不存在的人呢?平日有空,和金鱼聊天玩耍不是很好吗?显然我脑壳破洞。而且明知道有那么多人爱戴虚构的阿某,我还胆敢公开言语攻击,那是自讨苦吃,不值得同情,搞不好还有自杀倾向,就算要关我,应该关进精神病院而不是监狱。



我只是在自我探讨一个虚构的、假设的哲学命题,和谁都没有关系,请不要关我十年八年。来我家你也找不到金鱼,虽然我深信有一只在空气里游泳,是我几年前从巴西古当金金河救回来的。他对我说,从2012年开始就有人把有毒废料倒入他的家乡,他一家不断向政府单位投诉,可是却始终没有下文。结果如今灾害一发不可收拾,受害的不止他的家族,两千多个人类也遭殃。金鱼安慰我说,探讨虚构的哲学命题是不会有人鸟我的,更不会把我关起来,要关也应该先关毒废料事件的元凶。

“对啊,倒废料的无良工厂真可恶!”我说。

“我不是说工厂。”

“哦?”

“倒废料的工厂固然要捉,但那些漠视我们举报的废材、那些一再拖延案件的废材,搞不好还有私相授受的奸人,更要捉!”

“哎呀金鱼兄,在这里懒惰无能并没有犯法呀!”

“没天理啊!你们这些人类都是一样的!”金鱼大概想起灭门之冤,悲从中来,仰天长啸,然后扑向我。我挥手一挡,不知怎样就扭伤手腕了。

编辑说,要放假除非我是律师,可惜我不是,不过讲鬼话的功夫应该没比一些律师差太远。你奈我不何、奈他不和,只好等阿某来收拾我们了。

周若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