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的翻身歧路/林猷荃医生

3月4日,马华与印度国大党发表联合声明,宣言末句“马华和国大党已别无选择,并探索组织新联盟,以反映其团结多元的初衷”。人们还以为国阵终于走向历史。但仔细一读,那只是“探索”。

去年马华全国代表大会的第一决议:“授权马华中委会推动马华解散国阵,组织新联盟”。当然,关键字是“推动”。代表大会是在去年12月。年都过了。“推动”过后还是“探索”。

去年马华总会长候选人颜炳寿认为,议案是“打擦边球”,落实“拖延政策”, 预见了今天局面。

3月8日,国阵果然召开了最高理事会会议。报载,会上马华提出解散的议题,不止巫统不同意,连数天前才和马华庄重宣布,携手探讨未来的国大党也不同意。

国大党也反对,至少就没太难看。这不是巫统一党独大,单独强硬否决。马华看来是“尽了人事”,结局是别人的问题。总会长等人“成功”提出解散动议,“完成了大会的委托”。

“解散国阵”动议是否认真部署?魏家祥会后提出,国阵几十年的操作都是需要友党认同才能达成。

留守“出轨”的巫统

一早就知道决策方式向来如此,马华领导在党大会获得委托推动过后,时隔4月,有没有进行游说工作?如果没有,对此事到底有没有认真过?人们指责这不过是一场表演,难道没有根据?为何特别选择“解散”而非“退出”之途,择难而上,追求的会不会就是最终“没有共识”的下台阶?

退出国阵,是不成功便成仁的果敢。基于原则与种族霸权割席,马华来日政局变幻重回主流,这就成了值得追忆,站稳立场的光辉一页。如果不幸无力回天,也没有人可以指责马华是“穷斯烂矣”,反倒可能有人怀念,“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兜兜转转,难道就能够挽留那些认为退出国阵才是正道的党员和支持者?拖延过后的真相,难道不会让他们更有被忽悠之感?

拖延的后果,可能马华领导也没有预料迎来了巫伊的“联姻”的时机。在此时机才来演出马华“推动解散”不成,继续留守。留守的已经是刚刚“出轨”的巫统。这难道不是在精神上强力认可了巫统伊党结盟?

马华伊党的合作形式

马华辩解当年民主行动党也曾和伊党合作。敌人做什么,自己就可以做什么吗?如果真要比较,行动党那是“过去式”,马华当下可是“现在进行式”。

民联时期,当下国家诚信党的开明专业派,还是伊党中委会主流。况且聂老仍在,伊党当时提出的是福利国理念,宗教色彩不算浓厚。当下的伊党又如何?哈迪阿旺不久前还宣布“如果领导者是回教徒,即使他很残暴也可以,至少其他人可以成为牧民”。

更早之前,哈迪也扬言如果得以执政,只有回教徒会在内阁阵容中担任主导位置,非回教徒不得参与决策、“为了保护党而欺骗,就不是撒谎”……其他种种不必再罗列。

魏家祥提出与伊党合作,只局限于个别议题。但是政党合作,难道真的能完全跳脱选举影响?巫统与伊党结盟必然会牵涉到议席分配以及共同的战略。选战当中,马华对这股种族宗教大结集的势力,究竟是暗中协助,还是会明确抗衡?

回避对这些问题的明确定位,那或许又是另外一次“打擦边球”、落实“拖延政策”,其实早有意向,只是不便宣示而已。

巫伊联手希盟难招架

特朗普当年胜选用上的策略,鼓动本身支持者踊跃投票是其次,促成对方支持者失望而放弃才是主力。5·09大选出现假中立的“废票盟 ”,人们应该还记忆犹新。他们没有得逞。然而,希盟执政中央,在多年积弊的重重局限下,落实承诺举步维艰。支持者失望情绪更容易营造。此时也无须运用 “废票盟”, 便可名正言顺“监督与制衡”,达到更佳效果。

巫伊联盟大力质疑希盟威胁巫族权益,马华则施压激进落实华社议程。左右夹击,两边撕裂。刘镇东把这个叫做足以摧毁多元社会的和谐“焦土政策”。

金马仑与士毛月补选的成绩显示,巫伊联盟的现实之下,希盟如果不能维持超高的华印裔支持率及投票率,很多选区根本无法招架。

依附极端势力求翻身

马华自身竞选的华裔选区,可能依然不会有转机。但在未来日子的政治博弈中,马华贡献更大的却是在混合区,在华裔选民当中制造失望情绪;只要影响5%选民,都可能足以暗助巫伊胜选。

巫统副主席卡立诺丁自认巫伊才是马来人政治主流;结盟胜利后,华印裔还是必须面对现实,与他们合作。从伊党近来对马华的赞誉看来,合作对象看来已经明朗。巫伊联盟如果下届大选胜利执政,马华就可以“忍辱负重”,成为结盟当中的华裔代表,重回“主流”。这算不算是翻身之途?

保守势力反扑,来势汹汹。来届大选后巫伊执政的可能,人们不应忽视,也不要心存侥幸,更不要轻视可能在历史关头扮演重要角色的马华。

林猷荃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