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浓古早味 吃过都赞好
阿嬷油饭飘香50年

郑月桂用爱心烹调“阿嬷油饭”,为家族的新生儿献上真诚祝福。

(峇株巴辖15日讯)色、香、味俱全,郭氏家族大锅煮的古早味“阿嬷油饭”飘香逾50年,吃过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赞好。

油饭,是华人社会传统美食,每一勺油饭,都盛满了浓浓的古早味,按照华裔传统习俗,婴儿出生满月、满4个月或者对岁时,家里必须准备油饭祭祖,并分送亲朋戚友,分享新生命降临的喜悦。

但随着时代变迁,煮油饭这项民间传统已经逐渐流逝,甚少家庭会刻意再准备油饭,大部分人皆以红鸡蛋及蛋糕取而代之。

继承家婆手艺

70岁的郑月桂是峇株巴辖一户郭氏家族的媳妇,烹煮“阿嬷油饭”已经超过33年,由于这项手艺继承自家婆,所以家族皆称这味油饭为“阿嬷油饭”。

所以,郑月桂是烹调“阿嬷油饭”的第二代,加上其家婆的年代,这份传统美食,迄今已飘香逾50年,早已成为其家族的家族美食。

一碗碗古早味十足的“阿嬷油饭”,让人垂涎三尺。

家族专属“厨娘”

每餐需煮三四十人份

一人煮,40人吃,郑月桂是家族的专属“厨娘”。

郑月桂在1974年嫁进一户大家庭,丈夫郭亚春与10个兄弟姐妹皆住在一个屋檐下,在家婆的调教下,郑月桂是负责煮食的媳妇之一,由于家族人口庞大,每一餐她都须准备三、四十人的份量,才能饱足家里上下老少。

为新生子孙献祝福

郑月桂的家婆是一个很会烹调美食的传统女人,只要家中有孙子满月,必会烹调拿手的油饭,然后分发给所有的亲朋戚友,为新生的子孙献上祝福。

郑月桂嫁入郭家10多年后,在第4胎临盆之际,其家婆突然中风,郑月桂生产后,由于家婆不允许“煮油饭”这个延续多年的郭家传统中断,因此,郑月桂在月子还没满期,就忙着为自己的女儿准备满月油饭,从此,其家族的油饭米香便一直流传至今。

将食材都炒香后,即可将糯米下锅烹煮。

“我们郭家不久前又添了子孙,那是我的五叔的第一个孙子,原本五叔和弟媳要我口传烹调方式,然后自己动手煮油饭,但这是郭家的传统,我作为他们的兄嫂,放不下那份责任,于是我又动手烹煮了10公斤的油饭,让家族成员及五叔的亲朋戚友分享儿孙的弥月之喜。”

她说,她身处的郭家是个很有团结力量的家庭,即使现在大家已经各自居住,但只要有大日子或者任何一名兄弟姐妹的家里需要帮忙,家族的老老少少都会尽量总动员,出钱出力,把事情做好。

“虽然烹煮油饭过程繁杂,又多工,但所幸我夫家的兄弟姐妹都愿意帮忙,忙完之后大家又能一起吃吃喝喝,感情越来越好。”

她说,“阿嬷油饭”是家婆传承下来的手艺,在连续烹调了30多年后,如今她的女儿及媳妇都逐渐学会烹调,这是最令她感到安慰的事。

“现在会在子孙满月时坚持烹调油饭的人已不多,如果人人都嫌麻烦,那么这个传统就会失传,岂不可惜。”

香菇是“阿嬷油饭”必备材料之一。

“煮油饭是家族使命”

郑月桂:再累都值得

为爱出发,郑月桂笑称煮油饭是家族使命,再忙再累都值得,煮再多都不嫌累。

郭家开枝散叶,家族人口越发增加,需求量惊人,郑月桂在数年前为孙女准备满月油饭时,得一口气烹调35公斤的油饭,才足够派发予亲朋戚友。

最难控制火候

“我之前身体比较健壮,一次能炒5公斤的糯米,一天内烹调35公斤的油饭,并不是问题,但现在年纪渐长,我已力不从心,每次只能炒2至3公斤的糯米,才能确保水准不变。”

她透露,炒油饭主要材料是糯米、虾米、三层肉、蚝干、香菇、红葱油、水,以及麻油、酱油、黑酱油等调味料,最大困难就是控制火候,同时要不停的翻炒,所需的力道及精力不小,只要稍微翻炒不足,油饭就会大失水准。

“翻炒糯米的步骤是不能停手的,否则不是烧焦,就是糯米碎裂,溃不成米,油饭吃的是老滋味,如果不能保持老滋味,那意义就荡然无存,何须再煮。”

“现在每逢家族有新诞生的子孙,只要亲友开口,我总是盛情难却,拿起锅铲就煮,不过我精力已不如从前,所以只能量力而为,限量烹煮。”

报道/摄影:吴思慧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