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之际添变数
铝土矿业者再受重锤

红彤彤的铝土矿,曾为关丹人带来丰厚的经济来源。

(关丹13日讯)关丹铝土矿开采禁令解除在即又添变数,原本精神抖擞准备大展拳脚的业者,大叹无奈。

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赛韦尔再也古马医生今日在国会宣布,会在4月14日举办一个公众听证会,才决定是否发出正式的解禁通令。此话一出,业者再次受到重锤,担心这有利可图的行业永无解禁之日。

已联系买家订货

不愿具名的业者表示,他们其实已开始寻找买家,把压在手上的旧货清掉,慢慢恢复元气,然而,政府突然作出上述宣布,可能让原本有意签约的买家打退堂鼓。

“部长在上个月公开的说明3月31 日解禁了,岂知不到一个月又有变数,我们其实已开始游说买家跟我们长期订货,现在再有新宣布,我们真的不知要怎么办?

“沉寂了多年后,我们早已做好准备工作,环保这一块我们都不会忽略,可惜的是,政府这边厢宣布了解禁日,那边厢又有改变主意的可能性,叫业者何去何从,我们如何能在没有后顾之忧下放手去干?”

他说,关丹码头还有26万吨未洗过的铝土矿准备出口,如今出口准证还没到手,就发生U-转。

“当买家知道我们可能没有办法持续性提供货品时,还会帮我们签合约买货吗?码头的旧货清不到的话,我们如何有机会尝试新的作业规则?”

叶顺发:保证不会污染环境

彭亨州矿业公会副主席拿督叶顺发说,公会会员签过宣誓书,保证会遵循当局的条规,不会污染环境。

“我们也乐意跟公众对话,让他们对我们有信心,不必人心惶惶。”

他说,赛韦尔在上个月宣布解禁日后,业主们就积极进行后期工作,包括联系买家,与此同时,他们也不断与部门高层联系,要了解最新的标准作业标准(SOP),可惜至今还没有得到最终的标准答案。

“我们随时愿意与公众对话及一起解决问题,即使各大部门要我们提供环境报告,我们都会遵守。”

铝矿业黄金时期已逝

2013年开始,铝土矿业为彭亨州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当时州内矿业蓬勃发展,经济一片红火,然而,亮丽的表面却产生了环境污染浩劫,当时的执政者不得不在2016年颁布开采禁令。

机械荒废罗里停驶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业者说,经过3年的冷静期后,铝矿业早已人走茶凉,业者“苟延残喘”,重型机械被荒废多时,罗里停驶多年,保险与路税失效,业者没有资金收拾残局。

“铝矿业的黄金时期早已逝去,买家少,价钱低,在新政策下,未经清洗的矿土不能直接出口,到时,生产成本肯定会升高。 ”

他说,彭亨州铝矿业的熟练工人员早已被遣散,在行业情况不明朗下,要重新启动荒废已久的工作流程,并不容易。 

“铝矿业已被‘针对’,标准作业程序不明朗化、执法严厉 、罚款高企,业者要付出的代价太高了,使这领域失去了吸引力。”

沈春祥:先清除未出口铝矿

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说,眼下最重要是先清除未出口的铝矿,还没拿到出口准证的人,要尽快联络部门负责人。

“这方面我可以协助。”

对于解禁令出现变数,他说,政府在协调业主的心声及反对声浪所产生的矛盾,相信很快会有一个圆满的结果。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