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重的代价/里郎拔刀

3月初始,接二连三发生涉嫌在社交媒体使用侮辱宗教和先知字眼而遭警察快速逮捕,被法官有效立罪的案件。刑法最令人傻眼的被告是22岁的阿里斯特 (社交户口名字为Ayea Yea),他因污辱先知,被古晋地庭法官判处10年监禁和罚款5万令吉。

阿里斯特面对多达11项指控,皆俯首认罪。为他提供法律援助的人民公正党律师团怀疑他患有精神病,而朝野皆有议员纷纷发表言论,指该刑法对于一个初犯者似过于严厉。

当然,前有先知,后有法官,笔者不敢针对上述事件给予直接的评论,只能点到为止的做一些讨论。

在大马,目前的最高刑罚当然是死刑。假如强制性死刑被废除,最高刑罚将成为最低30年的监禁。什么程度的犯罪行为将受死刑的惩罚呢?包括贩卖毒品,向国家元首宣战,谋杀,绑架致死,拥有和使用军械,强暴致死,强奸儿童等;这些属于第一严重级别的罪行。

或因无知断送10年青春

其次的罪行则包括强暴和性侵自己的孩子,有监禁40年,鞭刑24下的判例,也有监禁28年,鞭打15下单判例。集体轮奸,有监禁15年的判例。强奸未成年,有监禁15年,鞭打8下单判例。严重致伤,有监禁3年加鞭打或罚款的判例。抢劫,10年监禁,持械抢劫,10年监禁加罚款或鞭打。偷盗的最高刑罚是监禁7年,而在公共场合打架,只监禁一个月或罚款200令吉。

纵观以上判例,显示侮辱宗教或先知的刑罚相对严重。我们不排除在族群关系紧张的时刻,星星之火足以燎原,挑起种族情绪的言论必须加以谴责,惩罚或提防;这一点相信全国人民都不会有异议,关键其实在于一个无知年轻人或许不经大脑的错误,却就此断送了10年的青春。

可是在这个国家,有些非常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屡屡在公开的场合,甚至媒体众目睽睽之下说类似这样的话:“如果种族A和种族B的贫富悬殊不加以改善,难保不会发生大规模的种族暴乱和冲突。”如果种族B觉得这样的言论有煽动种族A对他们采取集体暴力的安全威胁,是否足以构成恐吓刑事罪呢?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法庭的归法庭,没有绝对的言论自由,我们还是点到为止就好。

里郎拔刀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