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
在喧嚣中仍能优雅喝茶的文化

这些年因女性背包客至印度遭遇人事安全之负面新闻,再加上卫生习惯等疑虑,而迟迟未把印度这国家列入自己的旅游愿望清单。

喝杯印度香料奶茶,是当地人最爱。

印度,坐落在南亚大陆上的国家,土地面积位列世界第七、亚洲第二,2018年初印度13.4亿人口,仅次于中国的13.8亿人口,同时也是目前世界上第三大经济体。



去年9月决定将它列入旅游点,主要缘起于一位因工作被派驻印度的朋友之邀约,因着“Why Not”的念头,就启程了。

人生嘛,总要走出舒适圈,学习不按牌理出牌。

印度文化的辨识度很高,有种独特的美,不论是他们的外观长相、穿着打扮或色彩的使用,是个接触过就能在心里牢牢记住的形象。

来到这里,梦幻泡泡破灭了!

我是土生土长马来西亚的孩子,老家隔壁住着印度同胞,从小就是个嗜辣的吃货,对印度最初的概念来自于食物,特别是各式各样油亮亮的咖哩和印度面包(Roti,有各式各样的样式和口味)。



谈到对印度的印象,泰姬玛哈陵和咖哩是马上浮现在我脑中的两件东西。过去以为这个陵寝是永恒不朽爱情的见证,直到当地人说泰姬其实是国王第二十几任妻子,结婚19年内怀孕14胎,最终难产身亡。

来印度前对泰姬玛哈陵的梦幻泡泡破灭了,这故事就跟人生一样,真相总是揪心。

踏上这片土地后,才发现我和印度文化之间的冲击比想像中厉害很多,旅程才来到第二天,傻眼和烦躁一再被刷新纪录,马路上除了闪躲各式交通工具和动物,还要随时留意大剌剌逆向的车子。

这里的“诈术”五花八门很有创意,想到的想不到的任何时候,你要嘛已经受骗不然就是正在被骗。

恒河全长2510公里,为世界河水流量前20大的河流之一,是世界上最多人口居住的河流流域。恒河岸边的石梯上林立着大大小小的祭坛、火化场、洗衣场、古老建筑改建的旅馆餐厅等。

Varanasi在梵文的意思是神的入口,一辈子来恒河浸沐一次就能洗涤过去的罪孽获得灵魂的救赎。
恒河岸边的火化场,全年无休的运作,是世界前三大火化场。据说湿婆神诞生于恒河,火化场的熊熊烈焰象征著神圣之光。印度人相信人死后需经历五行洗礼透过恒河尘归尘土归土才能打破轮回重生。恒河是灵魂最终的安息地,而圣城始终上演着底层残酷的民生世世代代延续。

冲突和差异,何以能共存共处?

印度身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贫富差距恐怕是社会中难以消除的现象,但印度贫富距离,巨大的让人感到无力和窒息,是一种不论你如何拼命也无法翻身的绝望。

旅途中误打误撞去了当年英国皇室下榻的饭店,员工个个英挺俊俏、孔雀优雅的慢步在建筑回廊、室内室外弥漫著幽幽花香、讲究的餐点和餐具,对比围墙外残破不堪的民宅、跪着讨生活的人民、刺耳的喇叭声,再再让我不敢置信这些冲突和差异何以能共存共处?

这困惑促使我对种姓制度的一探究竟。

据说印度种姓制度始于西元前1500年左右,由当时入侵印度的雅利安人所创立,原本种姓制度并非要划分阶级及人的高低贵贱,而是要确保雅利安人的执政、就业及社会参与程度。

然而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征服者却成了高阶种姓,而古印度文明继承者却成了低阶种姓。直到英国统治印度时期,英国人带来的西方平权思想冲击了种姓制度,最终1947年印度独立后,种姓制度的法律地位正式被废除,各种种姓分类与歧视被视为非法(以上资料来源于维基百科)。

印度拉贾斯坦邦的首府,建于1727年,市街按棋盘方格式设计,古老粉红色的建筑表现出印度建筑艺术的优美,有“粉红色城市”之称。

无法越界也不敢越界

尽管印度政府已明订废除种姓制度,但在实际的社会运作与生活上,其仍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法律约束与影响相当有限。

一位在印度工作的朋友有次在聊天中提到印度的工作职场中雇用员工尚需考量种姓,也就是说某些职务只能够由某个种姓族群从事,仿佛每个人在印度都有个位置,无法越界也不敢越界。大概就是制度能改人心难变,这根深蒂固的阶级观念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仍难被撼动。

换个角度思考,或许也因为这样的制度,人民在无止尽日复一日的艰辛困顿中,才得以找到安生立命的理由,在夹缝中安顿,在混沌中井然有序的依偎着,不尽如意但认命。

不急躁无敌意,无违和的共处着。

旅人匆匆一瞥,杂乱吵嚷恐怕是对印度最直接的印象。

一路上,我遇见背上有峰的白色圣牛、羊群、骆驼大队、批红褂子的大象、鸽子孔雀各种家禽,还有数不清或躺或坐的狗儿。

当地人总也可以不疾不徐依着自己的步伐,理出个运转方式,悠哉地啜饮奶茶(Chai)、卧坐在阶梯上吞云吐雾、随性自在的席地而躺。这里的人们和动物看起来完全不急躁无敌意,似乎和吵杂脏乱的印度,无违和的共处着。

红茶举世闻名

印度的红茶举世闻名,大吉岭红茶和阿萨姆红茶无人不晓。喝茶是印度文化中很重要的一环,茶是生活必需品,没有茶的生活是毫无乐趣的。他们特别爱喝印度香料奶茶(Masala Chai),三餐饭后、休息的时候、任何时候只要时间和经济允许就要喝上一杯。

用红土粗胚陶杯或纸杯,里头盛着滚烫的茶,混合着豆蔻、肉桂、丁香、八角、胡椒、老姜,阿萨姆红茶和未经过度加工的牛奶,充满异国风味的香气在味觉和嗅觉里跳跃。

男人在外面工作要喝茶,女人打发时间要喝茶,大人喝茶,小朋友也喝茶。

印度朋友说有次刚好在司机喝茶时间叫车,司机左右为难,迟迟无法在赚钱和喝茶之间做出抉择,这个故事的最后喝茶完全胜出,赚钱在喝茶面前这回合败阵而归。

小小一杯茶能带来大大的满足,啜饮一口仿佛可以中和生活的苦。

对印度最初的概念来自于食物,与大马的确很类似!

后记:

离开印度前的某一个早上,在恒河边古老建筑的露台,跟着瑜伽大师(Yogi)练习吐纳伸展,躺在瑜伽垫上休息,我仿佛听见祭司们吹着低沉肃穆的古老梵音,口中念念有词的祈祷着,那一刻的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

或许诚如瑜伽大师所言,环境和物质让大部分的人失衡,唯有反覆练习找回生活的初衷,学习点亮内心的火把,才能悠游在这让人迷失的人生旅途。

游印度,不只是旅行,更多的是对生活、对自己的沉淀,是一趟找回生活初衷的旅程。

www.facebook.com/cookingwithSTE/

图/文·菜瓜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