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做官就会聪明了/罗汉洲

先讲一个故事: 一个不学无术的穷措大突然发了达,就捐了一个县官来做。到月尾,账房列出清单报请发薪,内有轿夫4人,该银若干一条,县官一见就怒道,本官每次出行就只看到2个轿夫,哪来4人,你分明要吃空头。账房急忙分辩说,轿子要2人在前,2人在后方可抬起来呀。这糊涂县官一听,马上就得意洋洋地说:哈!你们看,老爷我一做了官就变聪明了,你只消一讲,我就明白了,换作你们肯定听不懂。于是批准4名轿夫的薪水。

这县官以为做官能使人变得聪明,所以不聪明人也能做官。

这是老故事,但却历久弥新,事实证明许多人以为做官能使人变得聪明,不聪明不要紧,只要能当上官,自然就会变聪明,当今官场上不是尽多一做了官老爷、官老太的就自以为变得天纵英明,聪明过人,把平民百姓形容为只懂得闹情绪的愚夫愚妇的新贵么?

不顺官意是闹情绪?

话说,士毛月补选后,莲花苑州议员黎潍昌(雪州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分析投票结果时说,希盟只流失2至3%华人情绪票。

黎州议员的意思就是说,那2至3%投票支持在野党的华人是不理智、不聪明的,所以他们才会投情绪票。反过来说,投票支持执政党的人才是理智又聪明的人。

显然的,黎州议员当然自认聪明过人,所以能够判断孰者理智,不闹情绪,孰者不理智,闹情绪。做了官自然就聪明起来了,能够对人指指点点了。

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也不落人后,她叫人民不好情绪化看待废除死刑──又是一句刺耳的“情绪化”。

反对政府政策的就等于情绪化?不支持希盟候选人的人都在情绪化投票,不支持希盟政策的人也同样是情绪化,都是不聪明的人,做官的为何如此一再羞辱平民百姓的智慧,他们认为他们这些做官的人才会变得有智慧,有理性,吾等没做官的就必然是愚夫愚妇?

再讲得明白一点,官老爷和官老太一致认为,乖乖跟着执政党路线走,不分青红皂白支持执政党的人方是有理智的人,反之就是情绪化的人,国阵这样讲,希盟也这样讲。

朝野换位换脑袋

一直来,我以为叫人民不要投情绪票是国阵的专利,因为每次大选或补选,国阵都以执政党身分叫选民不好投情绪票,也就是不要支持在野党,所以在过去数十年,投票支持行动党的华人都给国阵打成是只会投情绪票的不理智者,所以一做官就变得聪明的国阵老爷和老太都说华人是情绪化的民族。

殊料,如今主客易势,轮到行动党人(当然也有土著团结党、人民公正党的人)以执政身分叫华人不好投情绪票,不好情绪化反对政府的政策,华人果然是情绪化的民族,不论国阵或希盟执政,华人就只懂在闹情绪吗?

事实上,坐在轿子里的官老爷和官老太可能只看见前面的2个轿夫,旁观的平民百姓却看到4个轿夫在抬轿子,做官的会比我们小民聪明吗?

李光耀曾经说,一等人才在大学教书,二等人才是专业人士与科学家,三等人才做生意,赚大钱,四等人才从政,所以他必须用高薪来吸引一二等人才进入政府。

我相信李光耀的话。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