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彼岸】佛陀故乡的希望曙光

2009年笔者于印度举办佛教青年培训课程于学员之照片。

2009年在世界佛教青年联谊会的邀请下,首次到印度为当地的佛教青年提供领袖培训课程,讲课地点在印度西海岸中部巴贾(Bhaja)乡村的一所闭关中心。

犹记得当天抵达讲课地点已是深夜,在负责人的带领下摸黑穿梭于乡间小路才抵达寮房。由于一路颠簸,身体非常疲劳,寮房设施虽然非常简单但那一夜也睡得特别安稳。

第二天开始为学员们讲课,也开启了我对印度新一代佛教社群的认识。那一次参与课程的学员大约30人,大部份是大专生和已经踏入社会工作的青年。

在和学员们互动中发现他们无论在学历或资质都非常优秀,其中就有几位在就读医学系、工程系等专业课程。虽然拥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但大部分对未来都似乎感到茫然,皆因他们都来自所谓的“贱民” 种姓。印度种姓制度源于婆罗门教,是在后期吠陀时代形成的,据说已逾3000年历史。种姓制度下将人分为4个等级: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还有就是被排除于这四种姓之外的“贱民”、“不可接触者”(Untouchable)或“达利特”(Dalit)。“贱民”的社会地位最低,最受歧视。尽管自印度独立以后,废除了种姓制度,在印度宪法中也明文规定不准阶级歧视,但种姓制度在印度社会,特别是乡村仍然有着巨大影响。

贱民饱受歧视打压

据了解,当前印度仅占人口4%的婆罗门种姓和占人口27%其他高种姓的群体分享70%的政府要职,这种政治优势下造成了政府在许多政策上对高种姓的偏颇,也因此导致历史上引发了多次的示威和暴动。虽然贱民群体饱受歧视和打压,但他们当中也出现了一些声名显赫之辈,例如印度宪法的起草者和近代印度佛教复兴先驱安培卡博士(Dr. Babasaheb Ambedkar)。

安培卡博士因为出生于“贱民”之家,故他在少年时代即遭遇受到各种的歧视和压迫,也因此造成了他对印度种性制度的不满。后来他留学于美国和英国,取得多个博士学位。印度独立以后,他被任命为第一任司法部长,并成为印度新宪法的起草人。

50万贱民皈依佛教

安倍卡博士认为,若要改善社会制度的弊端,最彻底的办法就是废除数千年的种姓制度,实现如佛陀所主张的众生平等的社会,方能长远性解救贱民阶级的疾苦。因此,他于1956年10月14日率领了约50万人贱民,在印度中部的那格浦尔(Nagpur),依止当时具有盛名的缅甸高僧占德玛尼长老(Sayadaw U Chandramani),集体皈依三宝和受持五戒,成为佛教徒,这不仅是近代印度佛教复兴的转捩点,更是宗教历史上最多信徒集体皈依的一项创举。在实际意义上来说,那一次的集体皈依不仅是印度佛教的复兴运动,也是实现人权、政治平等的社会运动。

安倍卡博士皈依三宝不久后即病逝,其提倡的佛教理念和群体后来由来至英国的僧护(Sangharakshita)及其弟子世友(Lokamitra)居士延续发扬领导,形成今天印度组织规模最庞大的“新佛教徒”群体。参加培训的佛教青年,正是来自于受安倍卡博士感召的“新佛教徒”群体。从他们身上不仅看到对追求佛法的热诚,更几乎感受到每一位都肩负着改善贱民社群生活,捍卫生命平等的使命。

那一次到印度的因缘,让我深深感受到身处于同样的社会环境,佛陀在2600年前不仅引领我们走向自我烦恼、生死轮回的解脱,也启动了实现生命平等、解脱神权枷锁的长远性革命。

相信佛教青年能为这场在佛陀故乡延续了两千多年的革命,带来希望曙光。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