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撞击

新年休假,到泰国参加密集培训,与来自各国的老师一起上课生活数周。

同学多为年轻人,三十岁上下,大家相处融洽,早餐讨论功课,晚餐交换作业心得兼说笑。这样的团体生活有点像我廿岁出头常参加的大学生活营。不同的是,这些身边这些年轻老师,做功课来很拼,不时通宵达旦,而此时的我,却每天确保睡眠充足,有空档就跑到校园外溜达,或躲到树下独处发呆。

春季来到泰北,木棉花开。

同学中有个英国女生L,一开始就表现得特别杰出、勤奋、乐于助人,俨然班长模样,备课总比别人落力。她想争取第一名,想方方面面都拿一百分,是个完美主义者。

另一个英国男生G,也是聪明伶俐,爱在餐厅带领讨论,分享学习心得,也很爱搞怪,是那种很想受人欢迎和成为众目焦点的风头人物类型。G的缺点也很明显,善妒,爱在背后说人坏话,容不得L比他出色。

两个星期过去,G已经好几次向不同的同学批评L,有些同学开始对他回避。而L,第一批作业成绩发下来,她竟然须补交作业,心情突变得绷紧深沉。她开始更努力要表现更好,但同学们反而感受到她还有点霸道自私。

情绪脱序引发精神病

另一边厢,G则向我投诉班上同学都不喜欢他,为了赢得我的友谊,他就更落力地去标榜自己,踩低L。我突然有点担心,因为他使我联想到,某次大学生活营,有个特别年轻的男生在营里初识了整百个营友,因他分外标青讨喜,一时被捧为明星。几天下来,他越发得意,自我膨胀,最后因一些事故,他的自我受到猛烈撞击,骤然从高处重重坠落,情绪严重脱序,引发了一场精神病。

我记得小学一年级,一次的假期作业是抄写,要把中文课本内容一字不漏地抄写到作业簿,我竟然在写满了大半页纸后才发现,抄漏了一个逗号,结果7岁的自己,流着泪哭泣着用胶擦大力把刚抄好的几行字凃掉,好把漏掉的逗号补上。这件小事,四十多年后还清楚记得。那种不容许犯错的痛苦,害怕老师生气的恐惧,和急着弥补的气急败坏,怎是小小心灵所能承受?

我把这小故事告诉L。不会中文的她,奇怪地问:“为什么你不能直接把逗号加到句子里去?”我解释说,小学一年级学写中文字,用的是大方格的软抄写簿。

完美主义让自己受苦

我以为,聪明如L,会明白我小学时那种对自我的完美要求,以及不接受自己有瑕疵,其实很可能只是希望得到老师关注,或害怕失去老师的疼爱。但, L大概也像许多完美主义者一样,不习惯听取他人忠告,她只习惯自己拼命自己受苦。我想,她没听懂我的用意。

L和G其实都是善良聪明的年轻人,我希望两个膨胀中的自我,不一定要在受重创后,才能学会如何放松一些,能接受自己可以不完美,接受自己不需要永远都那么受人注目。

高玉梅

广告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