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闻看太多 脑痹?

假新闻、假资讯或假消息充斥在日常生活中,网络世界尤其是最大的肆虐温床。你以为,网络世界只是年轻人的天地?错了!网络世界根本不分年龄层,无论男女老少都轻易陷入“虚假”的迷魂阵,不但分不清真伪,还失去了思考能力!

薛承兴博士:在21世纪,学习逻辑思考、批判性思考、分析能力、怀疑论等,是一种思维能力的发展和提升,有助于分辨资讯真伪。

沉迷于网络世界已不再是什么新课题,但其中延伸而出的另一个问题则是近年来的热门课题——假新闻。若要追溯假新闻的源起,虽说并非源自网络,但网络科技的发展确实令它强大得近乎失控。

目前在新加坡担任哲学教学工作的薛承兴博士,即将于本月16日和17日举办“假新闻,真思考”课程,通过传授逻辑思维的秘诀,帮助人们在这假新闻时代轻易分辨真假资讯。

他说:“现代人不是懒得思考,就是没时间思考。当思考时间越来越短,最可怕和最严重的后果是造成各种社会问题,包括容易被洗脑成为恐怖分子的一员。

“社会问题的导火线可说是源自人的思维。一旦思维出现谬误,各种社会问题便随之发生。我坚信,思维问题是可以通过教育改善的,而教育对一个国家的长远发展亦至关重要。”

从建立逻辑思维做起

活在这假新闻时代,人们要如何思考?这是需要学习的。人的思维并非一成不变,既定不移的。思维的奥妙之处在于,它可以通过学习来改变,重新建立一个新的思维模式,前提是要选对学习的方式。

早在古罗马帝国时代,假资讯已被用作为军事战术的最佳战略之一,这就是所谓的“信息战”(Information Warfare),通过收集情报、向对手散布宣传假情报等,来保证自己的优势。

由此可见,假资讯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它从远古被利用至今,只是转换了另一种媒介形式而已。既然如此,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人不转心转;“心”与思维连接,要打击假资讯,就必须先从建立逻辑思维做起。

逻辑思考——

可以锻炼,只要你愿意。

假资讯的破坏力强大,小至影响一个人的判断,大至可以摧毁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关系。

这方面,薛承兴非常强调逻辑思考模式和掌握批判性思考技能。掌握了这种思维模式,不仅能轻易分辨资讯真伪,在人生工作中也能避免谬误,并获得真相、成功和突破。

“逻辑思考可以避免人们被假资讯牵着鼻子走,同时建立一个中立且开放的思想,看待任何事不会过于极端。这种思维模式对这21世纪和未来是很重要的。”

幸好,逻辑思考是可以锻炼的,只要你愿意。以哲学的思考模式来看待假资讯,这种人极为罕见,薛承兴是其一。他说,哲学涉及真理,真真假假的思维模式也具有哲学元素。

锻炼思考能力

“其实,分辨假资讯与哲学是息息相关的,因为哲学就是自己提出问题,自己找出答案。现代人不论男女老少,都逐渐失去了逻辑思考和批判性思考的能力。社交媒体提供的资讯五花八门,如果没有经过逻辑和批判性思考,只是一味盲目地接受所有资讯的话,这种能力会消失得更快。”

逻辑思考应该从小锻炼,成人后也来得及,前提是要有开放性的思维。当你需要一个新的思维模式,就必须先破坏旧的思维模式。

他指出,有时教课时,有些人会因着政治或宗教立场的不同,觉得逻辑思考或批判性思考造成心理不适。他认为那反而是一件好事,因为这就是教育的作用,通过锻炼新的思维模式来提升一个人的思考能力。人生中不是所有东西只有黑与白,逻辑思考可以让一个人应对灰色地带,找出自己所要的答案。

不少人认为,哲学听起来很玄,他不以为然,不是因为他是哲学专业,而是大学把哲学弄玄了,很多实用的知识被摆得高高在上,看似触不可及。

“凡事都有两面,一方面是好的,而不好的一面就是哲学的实用性和有效性都被拿掉了,导致很多人以为哲学只能死读死背,与生活完全无关。所以,我开办课程的目的是要把学术性的哲学转换为容易消化的实用知识。

“懂哲学的人是一个可以独立思考的人。政治家不应该担心具有独立思考的人民,只要他做得好,人民最后还是会选择他。通过独立思考作出的选择总比被洗脑而服从的选择肯定来得好。”

“当你需要一个新的思维模式,就必须先破坏旧的思维模式。 ”

遵循哲学两原则

面对一些难以分辨真伪的资讯,哲学有一种方法是“暂停而在理论上不下判断”,他说这是最困难的思考方式,因为人类无时无刻都在做判断。

“在哲学的思维模式中,如果没有足够的资讯,我们会让自己抽离不下判断,这是最难的。不过,如果你有哲学思维,你就可以学习这个能力。”

他指出,思维模式的确很难改变,但教育工作还是要做,因为人类最需要的是独立思考,否则最大的受害者是社会,甚至整个国家。

逻辑思考是可以靠个体的努力锻炼的,只要遵循哲学上的两个原则:一,找出真理;二,分辨假资讯,再通过归纳性推论、演绎性推论及有效性推论,便能建立健全的独立思考。

“政治和社会结构上的改革只是短期的改变,暂时解决一个问题,而后又会制造出其他问题;因此,思想革命才是解决问题的长期方案。那不是暴力性的革命,而是具有教育性的革命。”

媒体独立化——

不属于左派或右派,利于言论自由。

“假新闻”(Fake news)名词的崛起,并非由美国总统特朗普创造,但的确是由他“捧红”的。在总统竞选和选举期间,他曾以“假新闻”来描述对自己的负面新闻报道,此后这个词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批评。

也因如此,假新闻通常都会与政治和商业利益扯上关系。薛承兴指出,假新闻除了被用作为一种政治手段,在商界的统计数字上也经常会出现造假的现象,把往下掉的业绩改为蒸蒸日上。

通常,假数据很少会引起关注,大众似乎只看重假新闻,却忽略了其他的假资讯。他举例,某统计指出,大部分人都喜欢某品牌的牙膏,报告所指的“大部分人”可能只有10个人,因为它没有注明样本量,即参与市调的受访者人数。

“很多人没有注意这一点,就轻易的相信所有产品的市调结果,这也会导致新闻媒体失去公信力和说服力。”

假资讯的受害者

传统媒体走入数码化是21世纪不可避免的生存之道;可是,除了形式上的改变,也要思考内容的素质以重新获得大众的信任。

有时候,新闻媒体也会面对一种“无辜”的情况。比方说,某政治人物开记者会,现场向各大媒体提供一些数据情报,媒体按照所提供的资料写新闻属常理,可有时却偏偏成为了假资讯的受害者。读者通常会怪谁?肯定是媒体。

“的确,媒体也是假资讯的间接受害者,有时他们根本不懂有关资讯的真假。所以,不只是大众需要学习分辨真假资讯,媒体更需要加强这方面的敏锐度。否则,如果大众不再相信媒体,媒体业也无法继续生存。”

那么,100%打击假新闻有可能吗?他答说,是有可能减低的,这需视整个社会的结构,需要法律、教育等方面的配合。

是绊脚石也是保护者

从媒体的角度来看,法律可以是新闻自由或言论自由的绊脚石,也可以是一个保护者。问题是,法律要扮演哪个角色是无法估计的,所以他认为媒体需要独立化。

“在西方国家如美国、澳洲等,媒体属于独立机构,不属于左派或右派,这有利于言论自由;然而,从反面看,媒体独立化也可能会引发媒体霸权的问题。”

他以全球首屈一指的新闻媒体大亨鲁伯梅铎(Rupert Murdoch)为例。梅铎将所掌控的媒体产业独立化,从而操纵并影响政治局势的起落。政府也因着宪法第一修正案对言论自由的强力保护而无计可施。

“每个社会体系都有各自的问题。大马新闻媒体的状况是游走在独立和非独立之间,而新加坡是比较统一化的,而且监管严谨。

“相比之下,大马具有较多元的新闻体系,虽然偶尔会发生因触发相关法令被逮捕的情况,但总体来说,暂时还是较多元开放的。可是,如果媒体无法独立化,始终很难谈得上100%的新闻真实性。”

无论如何,如今媒体唯一能做的,就是要更严格地监控和监督各种资讯的来源和真实性,以赢回大众的信任。

报道·游燕燕 摄影·黄亮辉、互联网

报道·游燕燕 摄影·黄亮辉、互联网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