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货币理论胡扯/肯尼斯罗格夫

美联储似乎击退了总统特朗普的猛烈的推特攻击,而央行独立性的新的斗争也已经展开。这场斗争很可能动摇整个全球金融体系。



众多美国进步派领导人——他们很有可能在2020年大选后掌权——支持用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当现金奶牛为扩张性的新社会项目提供资金,特别是在当前低通胀和低利率的环境下。

这一概念的主要支持者常常将它称为“现代货币理论”(或MMT),他们中包括民主党最闪耀的新星之一、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尔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他们的观点有一点真理的成分,但也存在不少根本性的概念错误。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被问及对这一新进步派思维有何评论时,几乎按捺不住。

“赤字对于可用本国货币借贷的国家无关紧要,这样的观点我认为是完全错误的,”鲍威尔在上个月的参议院听证会上说。他还认为美国的债务相对GDP水平已经很高,而更糟糕的是,债务增长速度远快于应有水平。

印钞非万灵丹



鲍威尔对于赤字观点的看法是绝对正确的,这种赤字观点纯属胡说八道。美国很幸运,可以用美元发行债务,但印钞机不是万灵丹。

如果投资者不再愿意持有一国债务,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也不会愿意持有它的货币,如果这个国家试图向市场投入大量货币,则通胀就会应运而生。

即使转向中央计划经济(一些MMT支持者的目标也许正是如此)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鲍威尔的第二点,即美国债务已经很高并且增长太快,则有更多的商榷空间。诚然,债务不可能永远比GDP增长更快,但可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如此。

如今,美国经通胀调整的长期利率只有2010年水平的一半,远低于当时市场的预测水平,也远低于美联储和国际货币基金(IMF)的预测。

通胀也在比几乎所有经济模型所预测的更低水平上保持了更长时间,这是当前美国强健的增长和极低的失业所带来的。

尽管美国是全球金融危机的震中,但美元在全球贸易和金融中心主导地位日益增强。

延长债务期限结构

此外,尽管美国是全球金融危机的震中,但美元在全球贸易和金融中心主导地位日益增强。目前,世界很愿意以极低利率吸收更多美元。如何利用美国变强的借贷能力说到底是一个政治决定。

尽管如此,认为当前有利条件会永远持续下去,或者忽略债务高企且不断增加的国家所面临的真正风险是愚蠢的。

这其中包括,用财政政策抵抗金融危机、响应大规模自然灾害或传染病,或进行物理或网络冲突动员的风险-回报权衡会变得更加困难。

大量实证证据表明,危机导致的金融灾难对一国的长期趋势增长影响最大。

平衡风险与回报的正确方针,是政府延长债务的期限结构,进行长期而非短期借贷。这有利在利率升高时稳定债务维持成本。

如果情况真的变得更加艰难,通过通胀降低已获得的长期债务(只要没有与物价挂钩)的价值也会比通过通胀勾销短期债务更加容易,因为政府需要不断地重新融资短期债务。

诚然,决策者可能再次依靠金融抑制,强制公民以低于市场水平的利率持有政府债务,以此作为降低债务负担的变通办法。

但这种选择对日本来说更好,因为其大部分债务为国内持有,而对美国来说则否,因为它严重依靠外国人购买债务。

让美联储发行短期债务来购买长期政府债务,这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奔向错误的道路,因为这样做会缩短由私人或外国政府持有的美国政府债务的期限。

美联储会否丧失独立性?

与流行的观念相反,美国中央银行不是独立的金融实体:政府掌握着它的钥匙、股权和金库。

不幸的是,对于其资产负债表用途所产生的混淆,美联储本身要负很大责任。

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几年中,美联储实施了大规模“量化宽松”(QE),购买了非常长期的政府债务交换银行储备,试图让美国老百姓相信这能够魔法般地刺激经济。只包括购买政府债券的QE是镜花水月。

美联储母公司美国财政部只需要发行期限一周的债务就能实现同样的目的,而美联储根本不需要干预。

也许,所有关于MMT的胡说八道都将会烟消云散。

但这正是人们在里根1980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所说的供给侧经济学的极端版本。

错误的观念还可能将美国央行独立性的问题推向中心舞台,造成不可预测、也许很严重的后果。

对于厌倦了过去十年的稳定就业增长和低通胀的人来说,情况可能很快就会变得令人激动。

肯尼斯罗格夫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

哈佛大学经济及公共政策学教授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