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子作品
我家的猪朋友

女画家为艺术顶一片天。本地画家李正子从小在农庄长大,与猪特有缘,也有着亲密关系。40年代的日本农庄建筑物,农夫是与家畜共同居住,李正子的家乡在日本福岛,她就这样与家畜一起成长,并把从小生动的记忆以及有趣的农庄故事,转化成出神入化的艺术作品。 

Kampong猪 (1986年),媒体:水彩。

云南猪 (2014年),媒体:油画。

李正子在1972年与著名画家李健省结婚,来到马来西亚成家立业后,八十年代举办行两个个展——“My Diary·我的日记”大受欢迎,此后的个展《龙马系列》、《大自然系列》等等,也在本地艺坛留下了深刻印像。她出版的儿童故事《太阳的儿子·Sunny Boy》奠定了她在艺术及儿童文学界的名誉,该童话系列曾在1981年世界文明的德国书展Frankfurt Buchmesse展出。 

有关猪的作品,共有30幅,全是李正子十多年心血。一系列作品中,她借童年记忆打造并展现了乡村生活故事。 

她记得曾在农场里帮助喂养猪仔、为即将分娩的母猪在猪圈里筑巢等。在护理猪仔时,她还得特别关注它们各自有没有捉到母猪乳头,未能找到乳头的猪仔通常会死亡。她也记得母亲用剃胡须的刀除掉雄猪仔的睾丸,以促进肌肉生长,提高猪肉产量,而猪睾丸在日本乡村是一种美味佳肴。

猪的贡献极大 

提到猪,让她想起一本书《想要被吃掉的猪:扶手椅哲学家的100次实验》(The Pig That Wants to Be Eaten: 100 Experiments for the Armchair Philosopher),这本书让她觉得十分有趣。李正子认为猪是人类的肉食来源、一丝也不浪费,它们一生对中华文化有极大贡献 。而且,母猪一次可生二十多只小猪,不像牛,一只生一只小牛。 

李正子还记得,小时候农场的猪跑得很快,“猪蹄就像高跟鞋。它们(猪)像模特儿一样跑”。提起这事,她微笑了,“有一次家里的猪逃跑了,在菜园里觅食,把菜园弄得一团糟,我们整家人都出来追逐。在冬天,猪的尾巴会冻伤,然后脱落。猪农不能吃自己的猪,鸡农不能吃自己的鸡,而这是战后日本贫困农民的一般规则。” 

而“家”这个汉字象形图的构造就是“屋顶下的猪”。从历史上看,中华家庭总是养猪,因为猪是中华文化中财富的象征。家里有了猪,就三餐温饱。

她也敬佩猪在中华文化庆典中的重要性,像祖先祭坛、婚礼宴会和新年庆祝活动都会摆上各式各样的猪肉。为了纪念它们牺牲,她以优雅的京剧服饰、精致的图案和五颜六色的大衣来描绘猪,希望该系列能够提升猪的名声,让我们好好珍惜猪对中华饮食文化的贡献。 

李正子在工作室里 (2014年)。

猪与生肖 (2010年),媒体:水彩,墨笔。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