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重振私人投资?/李兴裕

大马经济去年第四季增长走强,按年增长4.7%,优于第二季的4.5%及第三季的4.4%,令全年经济增长率达到4.7%。

不过,和2017年超好的5.9%增长率相比,这无疑是大幅度放缓。和2010至2017年期间,年均增长5.5%相比,也相距甚远。

除了遭遇外围经济变数(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中美贸易战及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之际,大马经济去年的增长放缓,很大程度上也受到国内改朝换代带来的政策不明朗因素,以及原产品与矿业领域一次性的供应短缺,棕油库存过剩,以及石油与天然气设施关闭维修等因素打击。

无论如何,供应短缺的后续冲击,预料会在今年消除。

尽管国内需求及出口推高去年末季经济增长,但内需各主要组成部分的增长已有所放缓。

由私人领域开销(包括私人消费与私人投资)及公共领域开销(公共开销与公共投资)组成的内需总体增长,已从2017年的6.5%(2011-17年,年均增长6.9%),于去年放缓至6.5%。此外,实际出口增长更从2017年的9.4%,于去年大幅下行至1.5%。

SST没冲击私人消费

占国内生产总值(GDP)55.5%比重的私人消费,去年末季按年增长8.5%,去年则增长8.1%,优于2017年的7%,以及2011-17年期间的年均6.9%增幅。

这显示,尽管免税期(消费税去年6月归零,销售及服务税去年9月开跑之前,介于去年6至8月期间的3个月税务空窗期)已于去年8月杪结束,以及销售及服务税2.0于去年9月起实行,并未一如预期般打击私人消费增长。

回顾过去的私人消费增长周期,2008/09年全球金融海啸,导致2009年的私人消费增长仅有区区0.6%,但除非国内就业率与国人收入出现重大逆变,否则短期内历史重演的几率不大。

我们的研究显示,国内家庭开支发生重大突变的可能性并不明显。原因如下:

(a)国内就业率在去年9-10月保持在3.3%后,预料将在今年内继续企稳这个水平。

2018年1月1日至12月7日期间,全国共有2万1532人失业;

(b) 制造业工资增长去年末季企稳于9.8%(去年第三季为9.6%)。根据马来西亚雇主联合会的调查,执行人员今年平均加薪4.86%(2018年为4.88%),而非执行人员加薪4.89%(2018年为4.88%);

(c)政府继续提供生活援助金,而燃油价格也持续下滑。不过,乡区人民购买力却因为棕油及橡胶价格下跌而削弱。

政策须明确稳定

必须警惕的是,私人投资增长已从去年第三季的按年增长6.9%,于去年末季大幅放缓至4.4%首季和次季分别增长0.5%及6.1%),将全年增长大幅拉低至4.5%,反观2017年全年增长9.3%,而2011-17年年均增长10.5%。

除了去年大选改朝换代带来的政策变数及外围经济的种种不利因素挥之不去,导致投资者普遍采取谨慎的态度,政府也必须采取措施,克服私人投资增长动力转弱的问题。

政府正仰赖私人领域在国内作出更多投资,以填补政府因财政赤字及国债高企,必须合理化公共开销所造成的空缺。

在这方面,随着政府采取措施,营造更有利的经商环境,私人领域有必要加强投资,包括固定资本投资及为未来前景铺路的投资。

行文至此,再探讨一下,究竟哪些因素造成私人领域暂缓投资或作出商业投资决策?我想,其中一些主因包括经济活动疲软,销售增长疲弱,外围不明朗因素,政府的各项监管政策与条规,财务吃紧,资金成本,获利能力与竞争,以及官联公司参与市场竞争带来的“挤出效应(Crowding out effect)。

那么,政府可采取哪些政策,鼓励私人领域持续投资?

首先是必须提供明确且稳定的政策,鉴定增长优先事项,营造有利增长的各种条件,提高生产力与科技能力,协助现有企业增长,吸引优质的外来直接投资,以及聚焦各项有最大影响力的事项。

私人领域需要整个市场有效的运作,各项合约有效的执行,并提供明确及运作良好的监管架构,减少对市场的各项限制,以及减少企业必须符合各项条规的压力,以刺激投资。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