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会否陷入通缩?/李兴裕

衡量大马通货膨胀的消费人物价指数(CPI),今年1月按年下跌0.7%,意味着,这是我国自2009年6月以来,首次出现通货紧缩。

当年,消费人物价指数是自6月至11月的6个月内,持续按年萎缩,其中6月是萎缩1.4%,11月萎缩0.1%。



当时的通缩,主要归咎于国际油价暴跌,导致国内燃油价格大跌,进而拉低整体消费人物价指数。

谈回这次的单一月度通缩,打从去年6月至12月的7个月内,国内通货膨胀走势低迷,按年增幅介于0.2至0.9%之间。

这主要归纳于3大因素,即:

1.消费税归零,取而代之的销售及服务税则于去年9月才开跑,间中3个月免税期的效应;

2.销售及服务税重启,只有38%的消费人物价指数商品被征税(共5445种物品免税),反观消费税只有545种物品免税,多达60%的消费人物价指数物品被征税。



3.RON95燃油零售价格走低,包括油价稳定于每公升2.20令吉。

整体而言,去年通胀只增长1%,相比2017年高达3.7%,而去年通胀率也因此写下2009年(0.6%)以来的10年新低。

免税期效应今年消退

我们是否走向通缩,或面对通缩压力?高通胀对经济不好,但通缩也同样不利经济,因为它释出经济出现一些疲软或弱点的信号。

若消费者物价出现全面且持续的下跌,可导致消费者开支下行,一些人失业及物价进一步下跌。

一旦人们对通缩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当局将难以使用货币政策来抗衡。

通缩也可导致游资陷阱,意味着当局即使减息,也无助于刺激内需。

与通胀相反的通缩,也将对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因为物品与服务价格持续下跌,将导致消费者展延或暂搁消费,希望物价进一步下滑后才购买。

接踵而来的是恶性循环,商家因需求放缓而削减产量,以维持盈利。



若商家无法保持赚幅,他们或将被迫裁员或减薪。

失业率上升及薪金下跌,将对国内经济不利,人们的购买力将下跌,国内需求也随着下滑。

大马不会陷入通缩。目前没有迹象显示,大马经济正面临通缩压力。

我们目前看到的是过渡时期的通胀下跌,以及去年上半年较高比较基础的统计数据效应。

不同因素干扰

后者很大程度上是受燃油零售价格及消费税(GST)与销售及服务税(SST)涵盖物品大不同的因素干扰。

国际油价走势及国内燃油售价每周定价机制,也影响通胀走势。

政府是从今年起,每周五公布接下来一个星期的燃油零售价格,但若国际油价回升甚至飙升,政府仍将把RON95零售价格,固定在每公升2.20令吉的顶限。

今年1月,RON95平均零售价格处于每公升1.98令吉,按月下跌10%(去年12月为每公升2.20令吉),按年下跌13.2%(去年1月每公升零售价格为2.28令吉)。

这导致运输通胀下跌,按月下跌5.5%,按年则下跌7.8%。不过,必须一提的是,RON95去年2月平均零售价格为每公升2.26令吉,而在去年3月至12月期间,RON95一直企稳于每公升2.20令吉。

目前,价格并非全面通缩,反之,其他领域物价预料会上涨,尽管幅度适中。

另一方面,不包括波动激烈的燃油与食品价格核心通胀,今年1月按年增0.2%。

整体而言,基于税务假期的效应将在今年杪失效,消费者物价指数预计将在今年其余时间保持增长。

此外,随着国际油价稳健扬升,这将推高整体通胀。

鉴于我国暂时没有通胀大幅飙升,也没有通缩的风险,这让国家银行有空间得以维持宽松货币政策,以继续为整体经济增长、国内需求及商业消费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