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团党的三张王牌/谢诗坚

近日土著团结党有三个大动作引发了万千民众的关注。

其一是土团党于2月12日接纳7名已离开巫统的国会议员入党,并由党名誉主席马哈迪医生颁发入党证;再加上早前已加入土团党的两名退出巫统的议员,遂使到土团党在执政不到一年内已发展成为国会的第四大政党,令人刮目相看。

截至目前为止,土团党的国会议员也已从13名跃增至22名。在执政集团内,排名在人民公正党(50席)及民主行动党(42席)之后的第三大政党,比起国家诚信党的12席还要多出10席。这意味着土团党只比巫统少16席(巫统尚有38席),但比起砂拉越政党联盟的19席(退出国阵后另组成的执政阵线)和伊斯兰党的18席还要多一点。

这些蝉过土团党的巫统要员以慕斯达化资历最老,下来是曾任贸消部长的韩沙及曾任副部长和其他官位的前高官。

巫统险些支离破碎

本来在5·09大选后巫统胜出54席,是国会内最多议席的政党,无奈因前首相纳吉陷入1MDB官司及前副首相阿末扎希博士也被控上法庭,造成党内人心惶惶,不少议员(国和州)也借机离开巫统。如果没有在后来止住退党潮,恐怕今日的巫统已是支离破碎了。

除了已加入土团党的9名国会议员外,另外6名已脱离巫统的议员会在什么时候加入?我们不得而知。

据巫统消息说,这些未入土团党的国会议员很可能准备回巢,因入土团党条件苛刻(不得担任理事和官职),只好静观其变。但在金马仑国席补选巫统扳回一局后,也加强了巫统的信心。现在下来是看雪州士毛月州议席的补选结果。

在5·09时,这个州议席被土团党候选人巴迪亚在四角战中攻下,得票2万3428张,较对手(巫统原任议员佐汉)多出8964张票。

由于巫统两届州议员佐汉在2018年选举时只得1万4464张票,而伊党候选人末沙米尔得票6966张,若再加上社会主义党阿鲁的1293张票,共有2万2723张票,与土团党的得票相当接近。如果今次巫统能派出适当的候选人(伊党已宣布弃战),其翻盘的机会还是有的。

在士毛月,共有5万4503位选民,其中马来选民占69.2%、华裔选民16.8%及印裔选民有13.3%,基本上是属于马来选区。根据选委会公布,补选提名日在本月16日,而投票日在3月2日,这是因为原任州议员巴迪亚在1月11日因心脏病发作病逝,也带来了第6场补选。

重提马来人优先论

为确保胜利,其二,土团党也顺时打出第二张王牌。正如土团党主席慕尤丁近日所说的,为了证明希盟政府不是被行动党所掌控,他要重申过去说过的话,即支持“马来人优先论”。目前在马哈迪的内阁中有16名部长是马来人(共有26名部长)。

慕尤丁也认为宪法已经保障马来人及伊党的权利,没有人能更改此事。

他的这段旧话重提是要表明他的思维并没有改变。如果说土团党是巫统3.0版也没错。马哈迪在数日前再次表明他欢迎巫统议员加入土团党,但不知会否放宽入党条件,允许担任党职和官职?这是因为他需要控制国会议席达148席(达2/3多数席),以便修改宪法,目前希盟与沙巴民兴党联合起来有134席。

换句话说,马哈迪离开掌控国家的政运已经不远了。

吊诡的是,这与行动党的刘镇东所期望的寻求建国共识是有差异的;也与他早些年在行动党内鼓吹的“中道政策”有所不同。这就是今日马来西亚新政局下的新问题和新考验。所谓的新大马人也不知从哪里打下根基?

阿兹敏“坐亚望冠”

其三,马哈迪的第三张牌是及时成立“经济行动理事会”(EAC)也是耐人寻味的。这似乎是取代已解散的元老理事会。但据马哈迪解释,在他首次任相时已有此类的组织,以期能收“兼听则明”之效。可是这里头为何没有安华在其中?也没有副首相旺阿兹莎医生在内?反而是阿兹敏排名第二?

如果按照马哈迪分配给阿兹敏的重要职务来看,他的重要性已是“坐亚望冠”?除了经济事务部长已够繁重外,也担任国库董事局成员,不久前又担任吉兰丹州事务委员会主席等。这在安华看来是不舒服的。

当然我们并不质疑此理事会的成员资格和其必要性,而是为何安华被排除在外?他究竟在政府内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为什么他的事情要由阿兹敏解释而不是马哈迪本人?安华对此又有什么意见呢?就此而言,随着土团党的坐大,对安华的拜相会有影响吗?

最新报道

马东锡自曝有望明年结婚
与模特儿女友恋爱近3年
早知会被求婚
赌王准儿媳反对却被一句话打动
安全人员驻医院如临大敌
普丁地下情人秘密产下双胞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