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春将来/林美强医生

已记不清楚最后一次陪母亲搓汤圆是多少年前的事了。犹记得儿时总会趁母亲忙着煮姜汤时与兄姐弟们搓了奇形怪状的动物汤圆,趁母亲不留意时放入姜汤煮熟。祭祖过后六小瓜就兴致勃勃的姜汤里寻宝,乐成一团;这是物资贫乏年代大家熟悉的玩儿。

冬至大过年,由于工作原故而多年缺席。去年冬至执班时,八旬老妪胃溃疡穿孔伴随急性腹膜炎需紧急剖腹修补。外科医生气急败坏的电招救援,因为麻醉医生坚持心脏科证实病患能承受手术风险才肯施全身麻醉。这根本是烫手山芋:八旬高龄、多重共病、病患3个孩子是医生。

医生家属后遗

病人家属是“医生”是梦魇,因为最不可能发生的后遗症通常都会发生,俗称“医生家属后遗症”,宛如被诅咒,信不信由你。单看心脏监测屏幕数据、床上苟延残喘的老妪、和那沉甸甸的病历就足以断定其手术风险超高。

败血症休克(Septicemic Shock) 引发低血压、心跳加速、意识模糊、急性肾衰竭及不稳定型心绞痛。随侍病患的是病患眼中最没出息的女儿,这样的重大决定肯定要征求“医生子女”首肯才能动刀。只好硬着头皮致电“麻醉科医生女儿”,扼要的报备了病情、治疗方案、术中、术后风险及可能并发症等。别无他选,手术风险再高也得搏一搏。

电话那端传来“医生女儿”的声声拜托,务必帮忙照料好病患。听得出她心里的愧疚与无奈,紧急休假从马六甲医院赶来探望病母。我笃定的安扶她说:“放心把病母交给我们的团队,我们会竭尽所能。”

别过头去拭干眼角险些溢出的泪水,我感同身受,忆起外婆1999年在我执夜班时与世常辞,而我是最后一个接到厄讯的人,只因父母担心悲怆令我耽误了病患。为此与父母纠结多年,因为外婆很疼我,而我却无法在她病危时伴随她。

身为人父后我才谅解当年父母的用心良苦。

“没出息”更有孝心

外科手术医生熟练的把胃溃疡穿孔缝合、再把大肠网膜敷盖穿孔处、把大量的生理盐水灌入腹腔洗涤污秽、注入抗生素杀菌后植入导管后缝合。术中宛如坐云霄车,败血症休克引发房颤(Atrial Fibrillation)、低血压,注入强心剂及血浆后得以稳定。

手术顺利完成,大伙儿如释重负;所幸“医生家属后遗症”的诅咒生没有应验。病人术后安全拔管,修养一星期后就出院了。

临别巡诊调侃老妪道:“亚嬷您真有福气,居然生了3个医生”。老妪老气横秋感慨道,“生了3个医生,相等于失去3个子女。要等到病危时才见到他们……”

我不置可否的笑而不答,她眼中那没出息的女儿其实比我们这群“医生子女”更有孝心。

林美强医生 (心脏内科专科)

林美强医生 (心脏内科专科)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