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域争议将成狮城“压力锅”/南洋社论

2月9日下午2时28分,希腊注册商船Pireas从新加坡开往马来西亚柔佛州丹绒柏乐巴斯港口时,在马新争议海域与停泊着的大马浮标船Polaris相撞。

新国外交部发文告宣称,Polaris当时所在位置是于新国领海之内,并提醒撤除停泊在该水域的船只。



对于新国的指摘,大马外交部马上反击,直指撞船海域是在大马领海,故此没有所谓的未经批准而进入新国海域的问题。

不只如此,我国海事局也在撞船发生后,马上采取执法行动,直接扣押希腊注册商船Pireas及其船员。我国在撞船事件中行使了执法权,在领海主权争纷中先下一城。

马新海域主权之争,撞船事件只是双方交手的小火花。不过,马新海域争议绝不可能在短期内“熄火”。除了谈判,双方通过国际法庭解决纷争或是另一个选项,不过,整个事件的发展可能会冲击新国致力维持及巩固全球枢纽港领先地位的布局。

众所周知,新国是个天然资源全无的城邦小国,要在大国之间生存可说不易,因此必须要有精准及长远策划与布局,才能应付种种不可预知的变化,航运业就是其高收益“印钞机”,更是维持其继纽约、伦敦之后的第三大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重要支柱。

在2013年,新国正式公布其30年,分四个阶段施工发展的大士港(位处马新争议海域附近)建设规划,这个港口总面积1330公顷及年吞吐量6500万标准货柜,是世界上非常先进综合港口,也被视为关乎“国运”的重要建设。



新国在2016年启动第一阶段工程,就如该国许多地段一样,都是靠填海而来,大士港整个计划,当中约七成是通过填海造港。与此同时,从2027年开始,新国多个港口将迁到大士港,届时该海域交通的“密度”,将会非常惊人。

问题是,新国通过填海后,其“领海”是否也继续向外“扩大及延伸”?此外,如果无法在争议海域取得胜算,那么对新国港口布局将是一大挑战。

在这同时,今年将是新国选举年,马新争议海域课题将成为新国的“压力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