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学历”与“自吹自擂”/王介英

从政讲求能力、谋略与诚信,有“高学历”固然可以锦上添花,无“高学历”也无所谓,完全没有必要为抬高身分而去向野鸡大学或“文凭制造厂”购买假文凭、假学位来冒充“有料之人”。

同样地,政治人物的政绩是一步一脚印“做”出来的,而不是自吹自擂“吹”出来的。二者同样有“弄虚作假”、“自欺欺人”之嫌,于德有损,也开了不良示范的先例。



不久前,副教长张念群说她是“历来最好的副教育部长”。有人私下偷笑认为朱运兴才算是最好的副教长,怎么轮也轮不到张念群,认定这纯粹是她无自知之明,大言不惭,尽往自己脸上贴金却不脸红的败笔之举。因为张念群上任至今,还未见她做过哪一件对华教、对大马教育有什么特殊功绩的大事。

最近又疯传大马副外长马祖基涉及“假学位”风波。跟着网上有人对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霹雳州行政议员杨祖强、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的“学历”也提出质疑,构成沸沸扬扬的“假学历”风波。

真的假不了  假的真不了

笔者认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有麝自然香,有功于教育谁也抹不去、否定不了,不须敲锣打鼓公告天下自己是“大马历年来最好的副教长”,因为自己开口“自赞”,会被看成“自吹自擂”,有江湖佬“卖狗皮膏药”之嫌,是有身分、境界高的人士所说不出口的事。



自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剑”者,往往是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无知之辈:“打肿脸充胖子”者,往往是无能者弄虚作假以掩饰其侏儒真面目!政绩是否真的标青,自有公论,绝非“自己说了算”!

如果张念群真的是“最好的副教长”,那么言犹在耳的“年尾(2018年尾)之前承认统考”的承诺何以跳票?小一至小三废除考试,以校本评估取代,评估模式与详情何以迟迟未出炉?请专家为教师示范、讲解以示慎重,以免各校自行其是,难道不应该吗?日前甚嚣尘上的“华小将缺数百教师”的传言,张副教长已拟好解决方案了吗?

教育界有一种讲法,才华出众、领导能力特强的部长、副部长,指挥部门官员办事,废材部长、副部长被部门官员牵着鼻子走。不知张念群属于哪一种?通常“新雀”再厉害也要经过一番“彻骨寒”的磨练才能送出“扑鼻香”。身为“新雀”却如此自信、自大,诚属罕见!

至于“假学历”,网民、政治人物评论已很多,笔者不想多说。只想要求涉及者,出面澄清,讲出背后的故事,必要的话公开道歉,如此而已。

诚然,拥有高学历未必是从政的材料,更不代表一个人的办事能力。林吉祥早期在政坛叱咤风云之时,并没有大学学位,可是有几个博士比得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