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宏愿打造车奴数百万/黄子

原对丝绸之路所知不多,那一点点知识大多是汉朝的班超,唐代的名将的战功,边塞诗人的作品。刚刚读完牛津大学历史教授彼得.弗兰科潘的《丝绸之路》,方知过去数千年的财富,都在这一路上的周边国家流动和集中。

丝绸、瓷器、香料、奇珍异宝,还有奴隶的贩卖。



希腊城邦、罗马帝国文明的光辉灿烂,帝国的扩张,因为有大量的奴隶做牛做马从事生产,公民才有闲暇创造哲学文学艺术等等。一个公民能吃香喝辣穿长长绕了又绕的罗马优雅服装,是因为平均有十个奴隶代他劳作。大量奴隶买卖并非始于西班牙葡萄牙荷兰人英国人从非洲到新大陆,而是更古老的在丝绸之路上所有的文明古国,亚述、巴比伦、波斯、希腊、罗马、埃及,后来的阿拉伯……。

如今,阿拉伯人仍在非洲从事这残无人性的人口掳掠,奴隶买卖,因为在其信仰训诲中,这是OK的。

只因在我们的环境中,奴隶制度已远去,而我们大多不知什么是历史,除了在电影电视上偶尔以娱乐心态一瞥奴隶出现,很难体会奴隶的惨状。

至于自己陷入奴隶状态,也因周边大多数人如此,亦不觉其苦而习以为常。

地小人稠,新加坡政府必须限制车辆的数量,否则以其世界之最的人均收入,人民拥车率必然成灾。单抽重税,无法遏止车数增长,故而多重设限,方能压制。在新加坡人一车难求的年日,正是马来西亚人拥车率高歌猛进的时期。度过了八十年代经济大萧条,马华巫统党争在茅草行动后通通结束了,敦马哈迪医生推出2020宏愿,外资大量涌入,国产车从滞销,一变而一车难求,购买新车,候车期三个月到半年不定,不能选颜色,有什么拿什么。



至于车价,也随销量激增而价格挺升。有国产车之前,1200CC的日本车七八千令吉,有了国产车,为了保护本地工业,进口车慢慢就Nothing Less Than 5万令吉了。

国民收入世界中下层

为了国产车,马来西亚的国民收入始终是世界中下层,但汽车却是世界最贵的国家之一。

2020宏愿的愿景之一,为晋身为高收入国家,我们距离仅一步之遥,即使真的成为高收入国家,可别忘了,B40和M40的收入,还是偏低。敦马掌权初期,常夸令吉的购买力强,可时移局变,如今新元不仅强劲,其购买力也超强——约4元一碟干捞面、鸡饭,吉隆坡要多少?令吉的购买力,和敦马朝1.0相比,过了多少个王小二的年?

三十多年来,国产车已卖了四百多万辆,买者不是B40就是M40。月入5000以上,每月耗一千多令吉养车,捉襟见肘;5000以下买辆残车,只好东挪西凑,度日维艰。这些人名为车主,实为车奴。

朋友年近40,念到Diploma出来工作,起薪千多,20年后未达3000令吉。无车无法上班,先耗5万多买了WIRA,供期未完车已残。13年后不堪月月“惊喜”进厂维修,忍痛以2500令吉卖掉。简单算法亏了95%。换了1300CC的PROTON SAGA,3万多,用了7年,只卖得7000令吉。这20年,她总收入近60万令吉,但耗在两辆国产车的车价、利息、保险、路税、维修,会少过30万令吉吗?

只要有好的公交,能够准时上班下班,多少人能愿当车奴呢?无论花了多少钱在汽车上,最终都是血本无归,养了一辈子车,价值不归零,也所剩无几。若把钱投在房屋、甚至最没回酬的定存,不能增值也能保本。

请减税稍减车奴重担

偌若政府无意以公交解决问题,也停止以重税打造马来西亚成功世界上汽车最贵的国家。要嘛生产物廉价美的汽车——以马来西亚人的素质,或许我们能登陆月球之日,才Boleh吧?不然,请减税稍减车奴的重担。

我们是文明、民主国家,绝不干伤天害理残无人道的奴隶买卖。不过,一个美丽的理想:打造马来人的傲骄、提升马来西亚的科技、减少外汇流失、制造就业机会……结果是打造了几代人几百万车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