蝼蛄之歌

以前土地不是货物,不会被用于计算成好多方尺,然后每一小幅地挂上一个价格,然后财富就这样堆叠成长等候收割。

那时候土地很松软葱青,任由人们踏实,让汗滴落下彼此润泽成生命之源的国度,它包含人们对温饱安居的期望,一代一代延绵羁留的想象,如果说还有什么人为的建设,那就是排列整齐有序,流淌乳白汁液,会在雨季后一夜光秃,落叶覆溺丘陵的胶树,紧接着有郁苍森林靠拢,大自然与文明的分别说不清楚……。还有窝居在土壤下蝼蛄这种昆虫。

我忘了什么情况下初会它,可能某次沙地上玩弹珠子发出的碰击声惊醒在泥土中沉睡的它;还是当一群孩子在草地上奔跑,放肆地大喊大笑时骚扰它一个悠闲安静下午,很可能带着懊恼的神情,它气冲冲从地面探头一刻被眼尖的我瞄到。

“奥特曼”里的怪兽

第一次见到这种昆虫时真心觉得它是非常怪异的昆虫,它有双巨大如齿耙、坚硕如铁的前肢、黄褐色的身体、肿胀但很柔软的腹部,非常厉害在土壤中钻出一条条隧道,过程中也一并把植物的苗根吃进肚子去,会不会像蚯蚓变成对土壤有益的肥料不得知,农人对它恨之入骨,在东亚许多地区人们会把它炒炸当作食物,是不是报复它对农作的破坏而大快朵颐? 但据传风味特殊,有阳刚之气,说不定实情是男人们骨子里把它当作壮阳之物。

这都是日后才知晓的事,彼时的我对这种昆虫有种想象,它仿佛是我儿时最迷的“奥特曼”里会出现的怪兽,虽然外形有点憎畏,可是也带着些憨呆的趣味,回想起来,其实怪兽们大都无害,只是不小心出现在人类社会,到底是它们意图破坏?还是人类侵犯了它们领域?害虫还是益虫?还得靠是否侵犯人类的利益,悲哀的说。

蝼蛄会长鸣,那是它们呼唤伴侣之歌,可是在稚童听来,那是催眠的曲,在他们开心戏闹,在大地上忘怀畅笑,带着倦意回到家里,陪伴他们安心入睡的吟唱是久远的回忆。

多年后奥特曼打败了怪兽,而我们都把所有的荒野征服,处处都见高耸入云的大厦,我们嗅不到泥土的甘味,不再受到虫鸣的干扰,我们都在芬芳剂的香熏里,吃安眠药安详地睡觉了。

黄国雄 文字与摄影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