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放缓影响全球/马来西亚安邦智库

2019年的中国经济增长将面临更大挑战,外部经济环境也会更难。

与刚加入世贸组织(WTO)时相比,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和影响力已经今非昔比。

2001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规模约1.34兆美元(约5.44兆令吉),在全球经济占比刚刚达到4%;到2017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12.24兆美元(约49.69兆令吉),占比达15.4%。同期美国经济的全球占比则从31.8%下降至24.4%。

这也意味着,过去十几年,中美两国经济增长对全球经济的贡献是在此消彼涨,中国的贡献在不断增大,而美国的贡献则在相对变小。

过去,美国曾是全球经济太阳系中唯一的“太阳”,世界其他地方如行星一样受到美国经济“引力”的影响,并围绕其运转。

但现在形势有所变化,中国经济逐渐成长为全球经济天空中另一颗升起的“太阳”。

Eurizon SLJ资产管理公司的史蒂分振(Stephen Jen)和祖安娜斐乐(Joana Freire)发现,这种转变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就有所体现。

1989-1998年间,美国对全球平均GDP大约产生40%的影响,而到了2008年,这一数字缩水了一半。

该机构通过量化计算还发现,中国现在对世界的影响力相当于美国和欧盟之和——过去十年中国以美元计的GDP总量增长了9兆美元(约36.5兆令吉),差不多相当于美国(7兆美元(约28兆令吉))和欧盟(2兆美元(约8.12兆令吉))增量的总和。

企业巨头销量重挫

在中国入世直至2018年的全球化进程中,全球经济与中国经济的相关性大为增加,不论是作为“世界工厂”还是作为消费市场的中国,都与全球化程度较高的发达经济体和跨国公司息息相关。

英伟达、卡特彼勒、苹果,无一不受到2018年中国市场放缓的影响。

半导体厂商英伟达1月28日将2019财年末季营收预期大幅下调18%至22亿美元(约89亿令吉),称宏观经济环境恶化影响了当季消费者的需求,“特别是中国的影响”。

被视为全球经济晴雨表的卡特彼勒也在同日公布了金融危机以来最大“MISS”的业绩,其中一大原因是中国地区销量下滑和不利的汇率波动。

苹果公司2018年末季度财报显示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按年下降将近27%,在各主要市场中降幅最大。

研究显示,1998年-2008年期间,中国经济对欧盟和美国经济的影响分别是21%和23%;在2009年-2018年,中国经济对欧盟和美国经济的影响分别是36%和16%。

由于相关性大,中国经济放缓可能成为短期内拖累该地区及欧元的因素之一。

亚洲冲击最大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日前就指出,欧洲经济增长前景的风险已经“偏向下行”,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是疲软背后的一大根源。

安邦咨询(Anbound)掌握的其他数据,也显示了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对其他经济体的影响。

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情景分析,在目前的经济相关性之下,假设中国2020年的经济增速陡降2%,并且叠加美国经济增速放缓,2020年亚洲多个经济体受到的连带影响最大,美国与欧盟所受的影响相对较小,分别是:新加坡放缓1.9%、香港放缓1.5%、俄罗斯1.4%、韩国1.2%、中国台湾1.1%、沙地阿拉伯0.8%、印尼0.65%、泰国约0.6%、巴西约0.55%、印度约0.52%、大马约0.5%、日本约0.48%、南非和澳洲约0.4%、墨西哥与欧元区放缓都是约0.3%,美国与英国都是约0.2%。

由此可以看到,中国经济的好坏,目前已经到了可能显著影响全球经济的程度。

这意味着,世界经济在全球化之中已经被绑在了一起,即使是全球经济规模排第一、第二的美国和欧盟(作为经济整体),也不可能出现一枝独秀的情况。因此,中国经济的所谓悲观,在全球背景下也只是相对的。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