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与泛亚铁路/谢诗坚

就中国主席习近平来说,他在2013年9月和10月分别在吉尔吉斯坦共和国及印尼提出前所未有的振兴“丝绸之路经济带和廿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一个以史鉴今的构思;继后,整个构想就被简称为“一带一路”了。

他是继胡锦涛主席于2003年提出“和平崛起”10年后的另一个创举;为确保有关计划能落实,习近平在2014年10月发起组织“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亚投行),对此,中国将会先出资400亿美元,在未来总资金提升到1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中国也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并捐1000万美元给APEC(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除此之外,中国也宣布提供5000万人民币无偿援助给东盟国家;又提供30亿人民币给东盟不发达国家及提供200亿美元贷款给东南亚国家。

另一方面,金砖五国在2014年提出在7年内集资1000亿美元,由中国带头出资410亿美元成立“金砖国家银行”(冯亚著《一带一路》,2015年)。

在2015年,习近平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上希望一带一路能在未来10年内让中国同沿线国家的年贸易额突破2.5万亿美元。

习近平相信在“四个全面”指引下(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及全面从严治党),在未来5年中国商品将超过10万亿美元,对外投资也将超过5000亿美元,同时,出境旅游人数将超过5亿人次。

中国政府认为,从国际宏观环境变化和国内的经济需求来看,在新时期需要一个新的开放战略,并涵盖周边的65个国家、44亿人口,占全世界人口的63%;整个外贸及外资的流入每年增长分别13.9%和6.5%,比全世界平均增长都快很多。预计未来10年内在“一带一路”的国家里,整个出口将占世界三分之一。

根据中国的规划,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范畴内,其一从中国出发经中亚、俄罗斯到欧洲;其二从中国出发经中亚、西亚到波斯湾与地中海的国家及其三从中国出发到东南亚、南亚和印度洋的国家。

至于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范畴,其一是从中国沿海港口出发,过南海到印度洋,延伸直至欧洲;其二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南太平洋。

在这方面,我们也注意到习近平“一带一路”的倡议除了引经据典以外,也与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联合国亚太经社)早年(1960年)拟定的泛亚铁路(也被称铁丝绸之路)有异曲同工之妙。当年有几个亚洲国家对修建从新加坡到土耳其的贯通铁路进行了可行性研究;初步预算全长1.4万公里,将途经孟加拉国、印度、巴基斯坦和伊朗而到达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不过,到了九十年代,才又重提往事。

“泛亚铁路”问题多

1995年,我国首相马哈迪出席东盟会议时,重提他曾提出三个方向,从新加坡到达昆明。东线由昆明经河内、柬埔寨、泰国和马来西亚至新加坡,全长5450公里;中线是由昆明经寮国万象、泰国、马来西亚至新加坡,全长3900公里;西线是由昆明入瑞龙再通向仰光进入曼谷、吉隆坡再到新加坡,全长4760公里。由于有其可行性,会议接纳马哈迪的建议,称之为“泛亚铁路”。不幸的是,因为问题多多,直到1999年,东盟会议才签署了解备忘录。

经过了兜兜转转,东盟才在2006年的峰会上,由18个国家正式签署《亚洲铁路网政府间协定》,准备用4条通道将28个国家和地区,与欧亚两大洲衔接一道。

可惜的是,马哈迪在2003年退休,直到2018年才再度任相(他是在2018年7月份接受台湾媒体ET Today访问时,回忆起23年前的往事)。

虽然马哈迪也承认习近平的“一带一路”构思较为完善,也将泛亚铁路计划纳入,但因今时不同往昔,也就造成隆新高铁被暂时搁置,因过去估算只是20亿令吉而已。

根据所知,中国国内的高铁快速扩张,同时,泰国方面及寮国方面也有进展,但隆新高铁则已停工;马方也必须赔偿新加坡4500万令吉,且需要在2020年复工(本来是计划2018年开工),预期在2031年完工。

虽然马方认为造价过高,阿兹敏计算须耗资1100亿令吉,这中间的差数又如何计算呢?

不论马来西亚态度如何,若不建隆新高铁,它将享受不到“大陆桥”所带来的利益,而且也将因此而落后。因此,隆新高铁是势在必建的,至于成本如何调整,只能交由马新两国及承标者商议了(直到今天尚未选出中标者)。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