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生活从“小”做起/苏莱曼

在城市拥屋,是一个常见的困扰。由于高楼林立且企业发展,生活成本也随之增加,而且往往超出我们的舒适度。由于空间变得稀缺,发展商为了最大化利益,只好让人们以垂直向上的方式居住。

由于高楼住宅通常面积在1000平方尺以上,来适应需要2至3间房间的传统家庭,成本还是高昂。

那解决方案是什么?那就是微型房屋,也就是更小面积的房屋,通常小于400平方尺,比一般高楼住宅单位小一半。

微型房屋可以有很多形式,但共同点是规模较小,普遍来说是迷你屋或微型公寓。

迷你屋通常指的是独立一间,微型公寓则是高楼住宅的单位。此篇文我们会专注在微型公寓。

微型公寓是一间单房、独立的生活空间,适合一个人居住,当中也囊括所有居住设备,包括睡房/客厅、浴室和厨房。

为了要满足独立空间的条件,这个单房单位拥有多用途和策略分割,创造出简洁但多层次功能空间。

通常,室内设计和家居都是多功能且具有弹性,只需要小调整就能改变房间的功能。比如说可储物的墙壁、隐藏式或夹层床位、折叠式平台。空间小不代表创意受限,更小的面积需要更大的点子。

小空间自然代表可收纳东西也变少。居住在微型公寓就会缺乏橱柜或储藏室来收藏没有用到的小摆设。

对于注重便利和价钱的学生和工作人士来说,微型公寓是个居住在高密集度、昂贵城市的可负担选择。

小型住房概念引入隆市

在2018年,一个名为Think City的城市建设组织发表了一片文章,谈及将共同生活和小型住房概念引入马来西亚,特别是首都吉隆坡。

根据他们的研究,在吉隆坡市中心惹密回教堂(Masjid Jamek)一带,有5万5000位工作人士,但当中只有1万1000人住在该区域,其他80%都住在吉隆坡外围。

这是因为,住在城市需承受“天价般”的生活成本,很大程度归咎于令人绝望的高房价和租金。从外围通勤却也得面对塞车的情况,特别是高峰时段。

作为一个仍有空地的国家,大马还没达到日本和香港的密集度水平,但房价负担能力仍是一个大问题,国人面对房价超出经济能力,以及通勤的问题,由此提高了日常开支。

隆市厅推微型房屋计划

尽管大部分人都喜欢有地住宅,但在城市却很困难,不支付高价格,很难找到面积和距离都合心意的房屋。

吉隆坡市政厅先前宣布,将会针对单人的工作者或学生,在市中心提供微型房屋计划。通过胶囊单位和共同生活的概念,能以每月100令吉的低租金获住一个单位。

微型公寓 日本先行 

作为新时代产业趋势,微型公寓已面世超过10年的时间,在日本、英国和法国等都开始体验这样的新生活方式。

日本可说是微型公寓的先驱,城市遍布小型房屋。他们一直生活在比较狭小的空间,家具和房间空间都以最小尺寸和多用途的概念发展。

两墙仅双臂宽

在大概过去3年的时间,有许多文章报道一个只有86平方尺的小型公寓,却有完整的小厨房、开放式的走廊和起居空间,连接浴室和独立夹层卧室。更惊人惊艳的是,还有一个阳台空间,虽然面积相对较小。

这个微型公寓的形状是矩形,一般普通成年人在伸展双臂可以触摸两边的墙壁。

该公寓位于东京市中心,租金大概是6万6000日元(约2592令吉)。

在巴黎,也有人将现代室内设计,注入到巴黎19世纪就建筑但未使用的角落和缝隙,创造小型住宅单位,并设有实用的家具设计,享受舒适的生活和节省空间。

在英国伦敦西汉普斯特德,有一座4层楼高的维多利亚式排屋,被改建成14个单间公寓单位,平均面积为194平方尺,却设备齐全,配有小厨房、储物柜、双人床、可拉式桌台和浴室,建筑和翻新成本为60万欧元(320万令吉),开放出售和出租。

结语:新奇想法吸引千禧一代

微型公寓对有些人来说可能太小或狭窄,但可接受这种缩小规模生活方式的人,有这么一个负担得起的替代方案。

对于微型公寓的住户来说,不仅需要调整至更紧凑的生活空间,也需要改变生活方式,最小化和必要性就是关键因素。

虽然微型公寓还没有太广泛,但这个新奇的想法可能会吸引千禧一代,这群人的生活能用一种单一设备来定义,那就是:智能手机。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