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政治的“原轨”/许世平

金马仑国席补选,国阵以3238张多数票挫败希盟的行动党候选人,假如应用数学的逻辑思维,以比例算法,就能窥探其奥妙。

将68.79投票率换算成5·09大选时的76%投票率,就会发现希盟两次选举的得票率相仿;巫统此次补选的得票,也与5·09大选国阵与伊斯兰党得票叠合之和近似。



作为记者,其实也要能应用数学,从数据的比较去帮助分析及准确判断事实真相。选举可以让我们观察政情的演变,甚至感觉它的失序,和让人费解的政治代言基础的变化;例如随着传统产业的衰落,就业和收入受到影响,更多人须靠社会的救援,会促使好些人对现状不满而变得保守、民粹,甚至支持极端政治。

最近20年,欧美国家的选举就已经没有一目了然的左派、右派、中间派的界线,以前有钱人支持右派,劳工阶级支持左派;中产阶级支持中间派;现在却“乱了套”,劳工阶层却支持右派,在美国,“铁锈地带”的劳工支持右派政党共和党的特朗普,在法国,他们支持极右派的勒庞;在英国,却支持保守党的脱欧政策;还有荷兰、奥地利的工人阶层转而支持保守势力的右派。

政客“玩政治”的手段也发生了变化,他们利用互联网、新媒体,绕过传统政治运作的架构,用“激情政治”鼓动民粹,前首相纳吉也靠网红聚众。

金马仑国席补选验证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忧虑,希盟仍未能掳获大多数马来选民的支持,我们期盼的新马来西亚,依然未摆脱种族政治的蹂躏。



显然,马来人对希盟现行体制仍缺乏信任,也没有安全感,他们尊崇的传统宗主观念与价值观也没发生根本的改变,我们想要的分权制衡及资源和利益分配的公平,仍然架设在种族政治的原轨上。

虽然我们选择“变”作为年度汉字,然而,要实现变、接受变,及顺势而动的变局,在记者眼里来说,还是一场“持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