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缴税最多最爱国/黄子

有人预言,GST落实之日,就是国阵倒台之期。

GST实施了,国阵也倒台了,这就是预言准确无误吗?若是,不过简化问题,取信愚众耳。



如果没有1MDB,如果纳吉没开除“马来人优先”的慕尤丁和沙菲益而失去柔佛和沙巴,国阵还在,纳吉也在的。

万民厌恶的GST,王赛之曾说过政治不正确的话—这是公平的税制,没特权的非土著,有特权的土著,一律平等,人人缴税。结果当然是碰壁啦!

据经济学人的专题文章披露,3000多万人,只有约130多万缴税。其中90%是华人。若说GST是公平的税制,有其道理,但前提是个人所得税须废除。否则,就如各族公平被打五十大板之前,华人已先被打一百大板。

长期以来,政府在所得税所得不多。因为不多,味近鸡肋,阿都拉时期原考虑过废除,以GST取代。倘若如此,就符合王赛之的公平原则。但阿都拉想干的好事总干不成,他不想做的坏事,却有巫统的极端分子替他倒米,现在老跟敦马哈迪医生暗中来暗中去的希山,就吻剑,他女婿的马仔就踩许子根的肖像,结果是他什么也不必干了。



GST公平论属二度伤害

曾几何时,一不留神,这块鸡肋竟已成为国家税收绝对不能或缺的鸡腿或者鸡胸肉了,2018年已猛增到360多亿令吉,较2017年大增13.05%,多了41亿6400万。功劳虽然不是全归希盟,但希盟的马来西亚人财长欣然宣布,深感荣焉。

若GST是全民的重创,王赛之视GST为公平的剥皮纳税制,那对非土著,特别是贡献90%个人所得税而言,是二度伤害。

纳吉曾挑战谁爱国,请缴税。前巫统部长大律师再益回应说,华人缴税最多,所以最爱国。最爱国的华人,按黄金分割的逻辑,绝大部分的爱国缴税华人,跟马来人印度人一样穷。他们送孩子入私立大学、送孩子出国留学,被敦马哈迪看见,因而一口咬定华人有钱。如果是因为敦马看不见The other side of story ,或没时间看官方数据,希望希盟那些能言善道,辩论起来引经据典,用数据证公义真理的马来西亚人新贵们,请告诉他真相。

所得税靠“少数人”承担

华人上私立大学,不是因为有钱,而是新经济政策固打制封路,以前进入政府大学只比驼骆穿过针眼容易;现在华人送孩子出国,除了本地大专学额有限,另一方面是政府的保送绝大部分都给了马来人。如果政府一视同仁,唯贤是举,华人何尝不需要奖学金留学呢?许多家长又何须举债甚至倾家荡产送孩子出国?

敦拉萨白纸黑字写明新经济政策实施只限20年,我们应考LEC、MCE、HSC的作文写了几十百万篇,是敦马把它天长地久化。希腊破产的原因一大箩,即国民享尽好处,几乎人人不缴个人所得税,就是关键病根。

一个人口百分比不断拉高的土著,享尽政府四五十年全方位的扶助,缴交个人所得税主要靠“少数人”在承担,这个举世罕见的“公平分配”制度,可以永续经营下去吗?独木支大厦,能撑到何时?倘若人人尽责爱国,缴交个人所得税,个人所得税翻一番不是问题;希盟不必开期票,3年后重振虎威,一年就虎虎生威了!

马来西亚人的精英们,毋须狭隘替华人想想,而是替这个国家的公平公义公理想一想。历史上既然有个政党得到95%华人支持,即使自认没有义务替华人想,也有义务为国家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