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气股把脉(完结篇)
从资本开支试探油气股前景/冷眼

如果你比较油气股的股价走势,与全球油气业的资本开支的话,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实,那就是油气股股价基本上是跟全球油气业的资本开支同步升降的。



请看附表,2010年的资本开支为1530亿美元,由那一年起,逐步增加,到2014年达到2590亿美元,这是顶峰。

有趣的是,大部分油气股的股价在2010至2014年之间,也是逐步上升,于2014年达到顶峰。

由2015年起,资本开支逐步下跌,由2015年的2140亿美元,跌至2018年的1330亿美元,几乎回跌至2010年的水平,在这期间,油气股股价也跟着崩溃,跌得面目全非,有者跌幅超过90%。

股价与资本开支同步升降的现象,不难解释。

大马的油气公司,都是靠本国及国际油气公司赚钱的,如上所说,油气公司靠大马油气公司提供勘探,开采及支援服务,油气公司增加资本开支,表示他们在扩展业务,大马油气公司的营业量与盈利也跟着上升,股价随着上涨,是合理的现象。



当油气公司缩减资本开支时,大马油气股营业量和盈利暴跌,也是可以理解的。

为什么油气股的跌幅,比油气公司的资本开支更大?原来大马油气公司除了营业盈利大跌之外,他们对购置租给油气公司的设备,如船只、钻油台及设备等,都无用武之地,闲置的资产必须提供“资产减值”,这就使到大马油气股雪上加霜,蒙受严重亏蚀。

正如我曾指出的,大马油气公司都是债台高筑,当他们的业务剧跌,现金流量不足以应付利息开支时,破产的危机开始浮现,投资者都惊慌抛售,股价跌幅比资本开支大几倍,不足为奇。

新投资开始回笼 

如今油气熊市已进入第5年,即使还没到底,相信距离谷底也不远了,因为若跌至50美元以下,大部分油气公司都会亏本,亏本的生意会越来越少人愿意投资,油气业将扭转劣势,牛市会静悄悄的回来。

在目前这个阶段,油气业处于巩固期,然而新的投资已开始回笼,没有人能预料这巩固期有多长,但国际的报道都异口同声的说油气业的最坏时期已过,只是难以确定何时起飞,或是起飞的高度有多高而已。

环球资料和国际能源署对全球油气业资本开支的预测,大同小异。

请看附表,环球资料预测,2018年是谷底,由2019年起,资本开支将逐年增加,到2025年时见顶,令人惊奇的是2025年的峰顶,跟2014年的峰顶几乎一样,都是在2500亿美元之间。

如果大马油气股的股价,跟全球油气业开支作出比例升降的历史重现的话,则油气股将苦尽甘来。

我在“怎样看待资产减值”中说过,当不利因素消失,“被资产减值”的资产价值上升时,有关资产是可以重新入账的,届时公司的盈利将大增。

如今大部分大马油气公司都因“资本减值”而大亏,当公司恢复盈利时,被减值的资产会不会重新估值而入账,届时盈利将大涨?

我曾就此问题,询问执业会计师,他们异口同声认为可能性不大,理由是有关公司在资本减值后,公司所动用的资产数额已大减,即使是盈利恢复油价崩溃前的水平,由于所动用的资产已大减,赚率无形中已大增,等于本小利大,为什么他们要将增值的资产重新入账?相信大部分公司不会这样做。

附加股售价奇低

部分大马油气公司,为了减低债务,选择发附加股,注入新资金,而附加股售价奇低,例如沙布拉能源的附加股售价只有30仙,还要10送1凭单,小股东仍不愿认购,导致国民投资机构有机会将股权由12%多增至40%,并将逐步增至47.4%(包括将优先股和凭单转为普通股)。

发附加股导致股数大增,即使有机会取得油价前的营业量(约100亿令吉)及盈利(约20亿令吉),每股净利亦将比例下降,但由于股价在30仙之下(1月24日),即使股价大不如前,还是有机会取得可观资本回报。

其实,国民投资机构在解释包销附加股时,“股价诱人”是原因之一。

即使大马油气公司,在全球资本开支上升中,取得更多合约,最少也需要一、两年,盈利才会浮现。

在这一、两年中,油气公司不会有特出表现,所以,只有准备长期投资(一年以上)的投资者,才能得利。

盼八戒痛击大熊

作为老报人,油气业对我来说也是外行人。找出真相是报人的习惯,看了堆积如山的资料——从油气股年报,研究报告及互联网资讯,对油气业也只能看到想到这些随手写出,真心跟大家分享。

如今,猪年已在时光隧道的转角处,我的感受是:

百行还是投(资)行好,诸股还是油股佳。

最后提醒大家,猪肉不是全部是香的,如果你闭着眼睛,也可能买到臭猪肉。

油气股亦如此,无论如何,我已在1月17日的“菜鸟必学七招”一文中列出选油股的七个条件,如果你还是买到臭肉或还要投机,就是咎由自取,不能怪我了。

在中国文化里,猪是财富的象征。

猪年伊始,愿猪八戒老兄抡起钢钯,迎头痛击,使大熊落荒而逃。

祝大家猪年顺遂。

相关专栏:

油气股把脉(1) 从资本开支探油气股前景/冷眼

油气股把脉(2) 投资上升 油气业晋牛市/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