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至2020金融危机逼近/大马安邦智库

自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已在资本过剩之中度过了10年。但10年之后,全球市场正在迎接另一场金融危机。

对于这个重大的潜在趋势,安邦咨询(Anbound)首席研究员陈功罕见地给出了带有明确时间表的清晰表达——“2019至2020金融危机”。



陈功表示:“人民币的汇率变化是一个分歧性走势:如果2019至2020的金融危机在2019年没有大爆发,形势平稳,则汇率的合理预期应该是在6.7上下,也就是说沿着新窗口期的边缘位置,有坚挺之势。如果2019至2020的金融危机大爆发,则中国不可能不受影响,汇率将回到6.8。”

美国经济下滑是当前市场担忧的一个重要风险。美国目前出现了一系列的负面信号——经济增长放缓、科技股大跌带动美股下跌、美国债务达到创纪录新高、由于资金撤离导致美元走贬,一系列经济美国国内政治斗争加剧、美国政府创记录的“部分关门”正在损害市场……这些“坏消息”的叠加和相互强化,强化了市场对美国经济和美国股市的担忧。

实际上,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在因央行货币宽松和城市化而形成的资本过剩中,美国是最大的受益者。而现在,美国经济和资本市场都开始从巅峰滑落,这一趋势将会持续强化未来的悲观市场预期。

英脱欧陷僵局

欧洲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并未完全进入到健康复苏阶段。



当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已进入稳定复苏时,欧债危机仍在持续,希腊、意大利先后面临债务危机,并导致欧元区出现分裂迹象。

法国因为“黄马甲”运动而陷入内部危机,以欧洲新核心示人的年轻总统马克龙,开始因国内经济问题而自顾不暇。

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的德国,最新的经济数据并不理想,据德国联邦统计局1月15日公布的最新数据,2018年德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只有1.5%,低于前一年的2.2%。德国经济虽然连续第9年增长,但增长势头比之前两年大幅减弱。

欧洲最大的负面事件是英国脱欧僵局。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政治合作的最佳实践,因为英国脱欧而破裂。

英国公投脱欧以来,与欧盟的谈判上一直困难重重,脱欧虽然在政治上有不同意义,但造成的现实经济损害正在不断发生、加剧。

最新的糟糕事件是,英国政府与欧盟艰难达成的退欧方案,被英国下议院以大比例否决。这对特蕾莎·梅政府来说是一件重大打击,也加剧了欧洲未来的不确定性。

新兴国经济疲弱

全球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情况都不太好。

中国作为最大的新兴市场国家,目前正陷于经济增长“保6”的局面,中国的转型与结构调整将拖累经济增长。

印度经济增速维持在7%以上,但由于经济规模并不太大,难以起到显著拉动经济的作用,而最新发生的2亿人大罢工也对未来的印度经济蒙上阴影。

巴西、俄罗斯、南非等国经济,目前基本上乏善可陈,巴西与南非还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国内政治问题。

全球经济下行态势已经确立,这会显著影响资本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当市场预期一致转坏时,过剩的资本、高企的债务、不低的杠杆率,将汇聚成金融市场上悲观的洪流,引发新一轮金融危机。

对全球市场一系列金融数据的衡量,同样也指向了金融危机的爆发正在接近引爆点,这一切很可能在2019至2020年之内爆发。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