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儿童》何乃健事件

马来亚独立前华文印刷书刊鲜少出现,少儿期刊更绝无仅有。因政治因素,中国大陆书籍入口无门,站稳自由港地位的香江逐成为供应东南亚精神食粮的天堂,文学、武侠、艳情、漫画、风水,琳瑯满目,包罗万象。

上篇提及的少儿畅销刊物,踪迹深入东南亚各国的偏远小镇,甚至今日依然被目为蛮荒之地的东帝汶,几乎凡有华人华校的地方就有它们的小读者,同时也涌现/培养了一批拿笔杆尝试写作的小作者;投稿热炽的兢争情况,不输我们今天投稿报纸副刊。



少儿刊物中以《世界儿童》(下简称《世儿》)的销量最广,每月出版两期,分别每月1日、16日推出,每期40页,印刷精美,深受小读者拥护欢迎,读者还包括中学生,我也是上了初中才开始订阅该刊,并学习投稿和交笔友。

发生“何乃健事件”的《世界儿童》153期封面。

《世儿》可供投稿的园地有〈儿童园地〉,发表散文和短诗;〈儿童俱乐部〉,百字内的幽默短文;〈世儿笔谈会〉,百来字小文;还有〈儿童画展〉,都可吸呐读者投稿。就中以〈儿童园地〉发稿最多,每期推出6版,刊出作品十余篇,但《世儿》的读者每期逾万,小作者的文章从世界各地纷飞飘来,难免稍差的稿件遭割爱,“符XX、何乃健事件”的发生或多或少反映了稿挤这种现象。

编者处理投诉事件

当年一篇文章派送5元书券当回酬,竟也获得小作者那么大的反应,却令人感意外。《世儿》第153期出版于1958年10月16日,在〈播音台〉栏目内编者回答符XX中写道:“符XX读友:我并不是不把你放在眼里,而事实上,你的稿并不使人满意。我记得在148期播音台答覆你的来信,我劝告你,来稿所写的字整齐一些,同时……请你效法古人对写诗作文那种严肃的态度。

“再说何乃健读友,他的文稿、画稿等,时常都寄许多来,而且大部分都非常好,准备录用的不少,但是本刊的读友数以万计,每天收到的稿又很多,应该分平均一些,使大家都有刊登的机会。可是他的稿几乎有‘不得不用’之势,所以我们能时常看见他的稿发表,但也不是每期都有……。”



编者用了近600字的篇幅来处理这项投诉事件,措词和语气也颇为不客气,过后符姓的读者就在《世儿》消逝了,应该是自感没趣吧?从投诉中或多或少隐藏着嫉妒成分。这里也显示,何乃健早慧的写作才华,从年少就开始渐露头角了。

当年经常出现在上述少儿期刊的作者为数不少,而锲而不舍写作到今天、成绩不俗的除了何乃健,还有马仑(梦平,当年用“邱亚皎”)、马汉(用多个笔名)、高青(就是逝世不久的郭铢镇)、张南兴、卢有明(梦虹)、山打根房谈金,都是经常出现的作者。依靠《世儿》在文章标题内列出作者国家州属城镇和学校,三十多年后我到风下之乡农作时,曾数次拜访小香港的房谈金。

这是少儿刊物为我们蒂结的文字情缘。

冰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