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中取栗拼油气(上)
高风险高回报/冷眼

在这一轮熊市中,在大马股票交易所挂牌的公司中,若以跌势之猛跌幅之大论,非石油和煤气(油气)股莫属。

国际油气市场一向以布兰特轻型原油的价格为参考价,探油公司每发现一个油田,习惯以鸟命名,布兰特(BRENT)即黑雁(BRENT GOOSE)是一种居住于寒带海滨的鸟类。

属于高级石油的布兰特轻型原油占全球石油产量的三分之二。价格一向高于重油。

布兰特原油在2014年之前,站稳在100至120美元之间,长达3、4年,探油公司的丰厚盈利,吸引了大量的投资金,投入石油业,勘探主开发油田,由2014年4月起,生产过剩,加上产油国之间的矛盾,导致油市崩溃,油价由每桶120美元的高峰狂泻,至2016年正月跌破30美元,过后反弹,至2018年10月回升至86美元,生产国都祈望回升至100美元,焉知事与愿违,油价由2018年10月起又暴跌,在短短的2个月内,于2018年尾跌至50美元,进入2019年,略有起色,回升至60美元以上。

油企3招撙节

油气市场崩溃,导致油气开发公司采取撙节措施以求生存:①取消新的石油勘探计划;②停止或缩小现有石油开发规模;③大幅度削减开支,降低成本,以减少亏损。

在大马股票交易所挂牌的32家油气公司,大部分业务来自国家石油公司或国际产油公司,油市崩溃后,油公司缩小业务规模,导致这些上市公司的营业量大减,所购置的船只和设备无用武之地。

根据新的大马财务报告准则,没有用到的资产必须削减价值入账,油气公司的设备既然被搁置,就必须在账目中提供“资产减值”,而且减值数目相当大,这导致这些上市公司在过去3年中蒙受严重的亏蚀。

实际上,若无“资产减值”,大部分的油气公司仍有盈利,只不过是盈利额剧减而已。

债高股价狂跌

油气公司所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是债台高筑,几乎所有的油气公司都是债高公司,在营业量大减和盈利暴跌的双重打击下,沉重的利息压得他们透不过气来,部分油气公司的现金流量开始出现问题,这些不利的消息泄漏出来,使投资者担心公司会倒闭,于是争相抛售有关公司的股票,使股价跌幅高达90%,惨状令人不忍卒睹。

散户作为局外人,也无从找出真相,结果是股价即使已跌了90%,仍无人问津,因为投资者担心血本无归。

有一些公司选择发附加股以筹款减低债务,附加股售价即使比每股净资产价值低很多,并附送凭单,股东仍不愿认购。

如果股票交易所没有取消股票的面值,使上市公司可以根据市价,订定附加股售价的话,一些公司可能已因无法筹资而陷入财困。(过去附加股售价不得低于票面值)。

就以最近以每股30仙,另外10股送1股凭单的沙布拉能源发附加股,如果不是国民投资机构(PNB)包销部分附加股及所有优先股(每股41仙,5%利息)的话,发附加股之举,恐怕也难成功。

从国民投资机构的角度看,该机构是根据沙布拉附加股说明书,乘机将在沙布拉能源的股权,由12%提高至48%左右(包括优先股及凭单转为普通股)。该机构此举,一方面稳定了沙布拉能源的财务,一方面也为属下的土著单位信托,取得了一家大马跨国油气企业的控制权,可谓一箭双雕。

犹记在1998年的东南亚货币风暴中,该机构亦以此法,控制了股价跌至30仙的合顺(UMW),此次注资沙布拉,只是重施故技而已。

相关文章:

火中取栗拼油气(中) 赚钱只争5年/冷眼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